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2003年的SARS病毒遵循了“云南菊头蝠→果子狸→人”的传播路线,而现在我们只找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原始病株的原始宿主。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SARS病毒的传播路线

很多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大型灾难时,只想找到一个具体的对象去怪罪,而在相关机构没有调查清楚灾难成因时(比如:还没有确定中间宿主的情况下),阴谋论就会像病毒一样传播,让很多人滑向了有毒的阴谋论。

近日,华南农业大学成功锁定了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之一:穿山甲,这一重要论据有利反击了甚嚣尘上的阴谋论。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华南农业大学的重大发现

尽管舟山蝙蝠病毒RaTG13在整个基因组中是最接近新型冠状病毒的,但马来穿山甲冠状病毒在所有6个关键RBD残基上都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同,同时马来穿山甲冠状病毒在整个基因组中同样也是最接近新型冠状病毒的。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也就是说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两种病毒(蝙蝠冠状病毒和马来穿山甲冠状病毒)不小心重组了。

 

而且对于穿山甲来说,其有悠久的感染冠状病毒的历史,而新型冠状病毒很有可能就是马来穿山甲和中国蝙蝠病毒进行了一次美妙交流的产物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红极一时的穿山甲公主

这一次,人们虽然无法真正确定穿山甲就是真正的中间宿主,但是我们丝毫不用怀疑,滥吃野味是冠状病毒带入人群中传播最重要的途径

但是,可怜的穿山甲任凭再能打洞也无法打穿高黎贡山或者穿越南海海域来到中国境内的野生动物市场。

中国人食用野生动物制品的传统历史悠久,传统医学认为穿山甲的鳞片能够催乳,而且它的肉还可以壮阳和治疗癌症。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穿山甲鳞片常作为药物原料

常年的滥捕滥杀导致中国境内的原生中华穿山甲成功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2019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极危(CR);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 附录Ⅰ级保护动物;列入《中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二级保护动物。

 

因为合法的野生动物进口,需要国家机关的审批和海关部门的传染病和虫害检查,所以跨国走私野生动物是最有可能让这些携带病毒的穿山甲来到中国。

在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对于猎取野生动物的人的惩罚非常严厉,从三年到十年的有期徒刑,极端恶劣的甚至会判死刑。

但是,法律不能从根本上阻止人们涉险犯罪,由于存在潜在的巨大的野生动物消费市场,导致很多人铤而走险,而在亚洲某些地区穿山甲鳞片每公斤的售价高达500美元甚至更高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而那些治理能力不如中国的国家必将成为穿山甲和野生动物盗猎的重灾区,例如:缅甸、马来西亚和非洲。

在缅甸,穿山甲属于保护级别最高的动物之一,而且缅甸本国并没有消费穿山甲的习惯。

根据2018年修订《生物多样性和保护区保护法》,分布在缅甸的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属于受保护级别最高的动物。因杀害、狩猎、伤害或买卖穿山甲或其制品而被定罪的人可被判入狱三至十年,并处以一百万缅元(4838元人民币)的罚款。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缅北(金三角)集市上待售的懒猴

自缅甸政府2018年5月新法修订以来,已有6人因穿山甲交易被定罪,并缴获284.5公斤穿山甲片,这比该法从1994年颁布以来的24年查获地都要多。

 

但是,要想保护穿山甲,严刑峻法只是杯水车薪。因为缅甸是各种野生动物非法走私到中国的主要过境路线之一,市场上的穿山甲,绝大多数都会进入中国。

比如:2010年,一名马来西亚籍男子在中国南方港口城市珠海的海岸被捕,原因是该船在渔船上装运了近10吨冷冻穿山甲和穿山甲鳞片。

再比如:2018年12月19日报道,南宁海关自2016年以来共截获穿山甲2578只,主要是马来穿山甲。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2018年广州海关在7月到8月连续查货走私的穿山甲鳞片达7.26吨(仅仅是鳞片)

到了2019年2月, 在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的一次突袭检查中,巨大的冰柜中发现了总共27.9吨脱鳞、去内脏的冷冻穿山甲。另外361公斤的穿山甲鳞片使缉获量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穿山甲缉获量。

2019年3月24日,广东缉私局获得一匹走私的穿山甲,送给广东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在这批走私的穿山甲的身上,科学家就发现了高度契合2019-nCoV病毒的冠状病毒。

 

然而,东南亚的穿山甲依然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盗猎分子又把目光投向了更容易得手的非洲大陆。

反对野生动物贩卖的倡导组织WildAid的首席执行官彼得·奈特斯(Peter Knights)2019年7月估计:“在过去四个月中,全球共缉获了约50吨非法非洲穿山甲鳞片。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全球穿山甲走私贸易路线(非洲包括尼日利亚、加蓬、喀麦隆、埃塞俄比亚)

在我国虽然猎杀穿山甲是非法行为,但穿山甲却是一种合法的中药药材,那么如何让这些作为药材原料的穿山甲“自杀”并制作成药材,这就属于当下复杂中国的复杂问题之一,外人不可置喙

穿山甲的交易规模已经超过了象牙交易。而穿山甲下的八个亚种也面临着濒危的危险。而当穿山甲消失时,其自然栖息地中的生态平衡也会消失。

如果说人类食用野生动物会带来病毒,那么破坏动物栖息地同样也会带来致命的病毒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死于埃博拉病毒的死者遗体回收

破坏动物栖息地招致病毒“报复”,最典型的要数2014年爆发在非洲几内亚的埃博拉病毒,那场灾难共造成非洲西部、西班牙、美国7373人,其爆发原因就是几内亚政府野心勃勃的农业计划侵蚀了埃博拉宿主之一果蝠的栖息地。

在世界上人类极少涉足的原始森林中,栖息着无数的病毒,而以我们对自然的了解和医学能力还没有实力去应对这些突如其来的灾难。

美国CDC的科学家姆巴鲁·丰尼(Mbalu Fonnie)表示:“埃博拉每一次爆发后都将回到森林中息睡,直到人类再次将恶魔唤醒。”

面对人类不断向自然界扩张以及日益严峻的非法野生动物走私贸易,在2017年,全球主要国家对象牙、穿山甲等动物贸易采取了贸易禁令,但是依然不能阻止这个行业的蓬勃发展。

据尼日利亚海关总署透露,仅在2018年该国就共缉获了14,833吨价值约9亿美元的穿山甲鳞片。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穿山甲在遇到危险时会缩成一个球,它们的求生本能却容易让偷猎者得手

而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2019年全球穿山甲缉获量已大大超过2018年的数字。其研究人员估计,今年迄今为止,执法部门没收了相当于110,182只穿山甲,与去年相比增长54.5%

尽管如此,某些研究机构的报告显示,绝大多数的走私活动可能仍没有被发现。根据国际刑警组织的估计,实际上只有10%~20%被贩运的野生生物被拦截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中华穿山甲分布图

从1960年代到2004年,中国本土穿山甲的数量减少了90%以上,这是由于大量偷猎食用肉类和用于中药制品引起的。而相关研究人员说:“自1995年以来,中国穿山甲已经“商业性灭绝”。

尽管我国的穿山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商业性灭绝”,但是我们迅速把手伸向东南亚和非洲穿山甲市场,粗略估计,2008年-2018年短短10年间,仅“合法入药”就消耗了57万头穿山甲 。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2009-2018年媒体披露的穿山甲走私数量粗略整理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估计,全球野生动物的线上与线下走私买卖,每年交易额高达230亿美元。而贩售野生动物可说是继贩毒、贩运人口和贩卖武器后,全球“最大的跨国组织犯罪活动”。

英国经济评论家邓宁格在其著作中说道:“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剥下来的穿山甲鳞片

在中国一克穿山甲鳞片价值约20元人民币,但是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一公斤穿山甲鳞片的价格是35人民币。这巨大的利差让这些穿山甲夹杂在中国进口的冷冻鱼、鱿鱼、牡蛎或者其它农产品中,从而欺骗了中国海关进入中国市场。

虽然中国的动物保护法中,对于偷猎行为施以重罚,但是对于任何持有或者食用野生动物的人并没有作出严格的法律约束,更关键的是未对贩卖受保护动物的广告进行相对应的处罚。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网络平台上明目张胆的售卖行为

换言之,若有人打广告出售或提供销售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并不完全属于犯罪行为。除非,执法机关发现你拥有这些动物。因此,非法卖家常明目张胆地在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等线上平台出售野生动物。

这种网路平台的性质,也让相关机构难以追查卖家或货源。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在打击网络平台上售卖野生动物制品的过程中,警方应当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不要等到利刃斩落的那一刻,人类才明白来自野味的报复会以这等残酷方式来提醒我们人与自然的关系。

当我们面对那些被残忍偷猎的无辜生灵,面对瘟疫中消逝的无辜生命,面对我们良知的拷问,我们是否应该认真想一想,昨天是果子狸,今天是穿山甲,明天又会是谁?

 

记吃不记打:昨天果子狸,今天穿山甲,明天会是谁?

参考:

财新网:《管轶团队最新研究:穿山甲或为新冠病毒中间宿主之一》

作者:徐路易 杜偲偲

果壳:《穿山甲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吗?这份研究提供了更多数据》

作者:麦麦

《全球穿山甲走私报告》

《快死绝的穿山甲,和吃不够的中国人》作者:大王 夜炫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