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如果不能将它同化就寄生于它,大不了一同腐化

——薛之谦《动物世界》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亚洲电影历史性的突破

韩国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寄生虫》从上映以来便毫无悬念的被奉为经典,但是其能横扫奥斯卡,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国际电影四座奥斯卡奖杯,并成为奥斯卡史上首部非英语最佳影片着实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杀人回忆》《汉江怪物》等电影作品均出自导演奉俊昊之手

《寄生虫》情节流畅,几个反转剧情设计巧妙,石头、阶梯、虫子等隐喻隐丝毫不显违和。以贫富差距与阶级固化为主题,将穷人的浑浑噩噩与富人的迂腐傲慢描写的入木三分,容易让观众产生共鸣。电影中的种种隐喻和设计巧妙的矛盾冲突从各个角度引起人们的思考。

然而,关于这部电影最根本的思考在于电影名字本身,我们首先要理解何谓寄生,而谁又是《寄生虫》?

 

影片中到底谁是“寄生虫”?

寄生,是一种生物学现象,两种生物在一起生活,一方受益,另一方受害,后者给前者提供营养物质和居住场所。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寄生虫》第92届奥斯卡公关海报

寄生不同于互利共生,共同生活的两方并不会因为一起生活而相互获益,相反,一方的获益必须以另一方的利益受损为代价。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共同生活的双方不能创造任何增量价值,而只是争夺存量价值。

关于《寄生虫》的所指,表面上看这一切十分明确,就是穷人代表基泽一家人,他们生活在闭塞的地下室,仅仅靠着折叠一些披萨盒来勉强度日,连wifi都要去蹭别人家的,以欺骗的方式住进富人朴先生家中,并迅速反客为主,以朴先生家的东西去体验短暂的富人生活。

他们全家为了能够“寄生”到富人朴先生家而绞尽脑汁,机关算尽,这确实十分符合寄生虫的特性。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生活窘迫的一家人

但是,若从另一个角度看,每天都在赚取巨额财富的IT企业社长朴先生似乎并没有每天忙于工作赚钱,享受生活似乎才是他的工作,钱进入他的口袋似乎是理所应当的,毫无疑问,朴先生一家能够获得锦衣玉食的生活一定是因为他,他们寄生在了大量为他工作的人的身上。

从这个角度上讲,二者都是寄生虫。

 

无论从艺术设计还是主体表达上看,《寄生虫》都是难得的佳作,它在奥斯卡的大获全胜是韩国现实主义电影走向巅峰的标志,事实上,韩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在这些年不断涌现,而且质量越来越高。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左《辩护人》右《出租车司机》,主演宋康昊

比如: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为原型的《辩护人》、反映韩国军政府问题的《出租车司机》,展示财阀垄断下的韩国政商丑态的《局内人》都是展现出了较高的质量。

 

在大多数中国人对于韩国艺术作品的印象还停留在人造美女和长腿欧巴的时候,韩国人已经在现实主义题材开辟出了一条新的航道,并且,在社会大环境的作用下,这条航道就越走越宽,接下来,我们从韩国现实主义电影的崛起和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异军突起两个角度去看一看《寄生虫》背后的世界。

异军突起的韩国电影

二战后,随着战争的结束和经济的发展,韩国电影业开始起步,但是,最初的韩国电影没什么亮点,以抄袭模仿为主,抄袭的对象包括香港和好莱坞。

但是20世纪最后一个年头,韩国电影开始崛起,那一年,韩国的国产电影《生死谍变》取得了史上最高的579万人观影人数的有成绩,一举超过了好莱坞经典影片《泰坦尼克号》,《生死谍变》作为一个开端,成为了韩国电影在21开挂式发展的序言,1999年也成为了韩国电影的分水岭。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1999年的《生死谍变》

但是优秀的作品绝不是凭空出世的,其诞生必定是因为有孕育它的土壤。而对于韩国来说,促进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大放异彩的是两件事:

第一,是1984年韩国政府大幅简化了电影的审核制度,在此之间,韩国电影的审核制度冗长而死板,极大的限制了作品的灵活性,而这种限制在1984被解除。

第二,则是1996年的分级制度,放宽审核的确会电影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同时也容易使电影作品因为失去限制而产生各种乱象,而分级制度则构成了一种新的规范,但这种规范更加柔和,有时反而会成为电影的一种保护。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2011年的韩国电影《熔炉》

上述两点,如果再加上一些靠谱的导演和演员,大致可以保证一些成功作品的产生了,但是,这种成功大概率会局限在本国。

而韩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在最近几年先是在东亚引起不错的反响,而后直接于今年拿下奥斯卡四项大奖,这背后的原因也只能是一个:韩国人的所面临现实,也是世界上大多数人所面临的现实,或者说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在面临着与韩国人相似的问题。

童话时代的终结,现实世界如蝼蚁般的穷人

除了《寄生虫》,DC公司出品的另类超级英雄片《小丑》也有所斩获,主演华金·菲尼克斯获最佳男主角,影片也获得了最佳原创配乐奖。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小丑》男主华金·菲尼克斯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而可怕的是,《小丑》与《寄生虫》反应的几乎是同一个问题:阶级固化导致的社会整体撕裂。

 

而相较于《小丑》中穷人阶级的彻底绝望,《寄生虫》的巧妙之处在于在剧情设计上给了穷人代表基泽一家人一些虚幻的希望(这种希望还是以谎言建立的),而后再以残酷的现实击碎这种希望,原本生活在地下室的一家人再次回到地下室,以谎言建立起来的荒诞希望终究是幻象。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生活在地下室的一家人

《小丑》与《寄生虫》都以阶级间的尖锐对抗将剧情推向高潮,这种对抗,于《小丑》是首富韦恩打在亚瑟脸上的拳头与失败者亚瑟射向高高在上的嘲讽着莫瑞的子弹。

而在《寄生虫》中,对抗的形式则是富人朴先生对穷人基泽一家人表现出的溢于言表的厌恶与蔑视和穷人家庭父亲基泽刺向朴先生的刀。

两部影片中,富人分别以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向穷人施加暴力,而穷人的施加暴力的方式都是直接暴力,而且,是以命相搏的直接暴力,也只能是以命相搏的直接暴力。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寄生虫挥刀向寄生虫

这两部经典影片有一个可怕的共同点:穷人不再寻求以制度上、法律上的方式惩治富人,而是以直接暴力的方式与富人斗的你死我活,斗个鱼死网破。

反应贫富差距与阶级矛盾的作品很多,经典之作同样不少,但是,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两部电影没有为穷人伸张正义英雄,无论是《老手》中那个打击为非作歹的富二代的无所不能的警察,还是《辩护人》中那个百折不挠坚持为穷人打官司的律师都没有出现,无人为穷人发声。

穷人们不再能够通过制度或社会的力量获得帮助,他们原本的生存空间被极度挤压只能依靠寄生于富人去生活。

但是,这种寄生关系脆弱不堪,任何小小的意外都可能导致这种寄生关系难以为续,而这种脆弱的寄生关系一旦破裂,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关系就会演变为最后的直接对抗,而这就是社会秩序崩塌的开始。

存量时代的现实主义题材异军突起

如果要为《寄生虫》和《小丑》这样的反映贫富差距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之所以在近些年的受欢迎程度明显上升找出原因,我想,最重要的一条还不是贫富差距在不断拉大,而是世界正在进入“存量时代”。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现实生活中,穷人的孩子和富人的孩子

上文说到,寄生关系是一种本身不创造新的利益,一方完全通过占有另一方的利益而存活的关系,换句话说,东西大致就那么多,一些人获得的就是另一些人失去的,在二战以后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世界各国的贫富差距也同样不小。

但是在那种新价值能够无时无刻被创造的“增量时代”,纵然富人拿走了大部分发展成果,穷人也还是能够分得一杯羹,穷人也还是能够从富人的财富增长中看到希望。

自美国次贷危机以来,这种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健康的稳步的发展势头就已经出现扭转,在这之后的增长大多依赖信贷扩张,而这种信贷扩张在近些年也已经达到极限,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均明显放缓,新价值不再产生(或很少产生),旧价值大体等于全部价值的时代正在到来。

正是处在这个时代大背景的原因,韩国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出现了质量数量远超其他亚洲国家的奇迹。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韩国五大财阀的资产加一起相当于韩国经济产出的57%

如今,韩国的各项产业不仅已经稳定,而且这些产业又高度集中在某些巨型财阀手中。

韩国普通人已经很难凭借自己创造出新的财富机会,他们能够做的只能是依附于财阀,寄生于财阀;当然,财阀本身也在寄生,只不过,他们寄生的是整个韩国社会。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2017年香港十大富豪排名

从这个角度上看,韩国与香港倒是十分相似,韩国有五大财阀,而香港有四大家族。

普通人纵然有孙悟空的本领,在几乎已经稳定的社会经济背景下也难以跳出五大财阀或四大家族的手心;而二者不同的是,香港富豪们相对低调亲民,而韩国富豪们高高在上,盛气凌人。

所以,香港电影经常以戏谑的笔调去调侃这些富豪;韩国电影多以剧烈的对抗来直接表现社会矛盾。

这也是香港现实主义电影在最近不太景气,而韩国现实主义电影井喷的原因

 

电影的意义

电影的意义有很多,而对于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来说,最重要的一条无疑是反映社会问题,让人们对社会问题产生思考,而后寻求解决方案。

增量时代的人们往往更注重未来,很多时候发展本身就会解决掉很多问题,但在存量时代,人们并不再认为所有问题只要留到明天就会自动得到解决,现有的问题必须以现有的资源进行解决。

《寄生虫》:这个时代,我们只能选择互相寄生

底层寄生虫过上了上层寄生虫的生活

受此次韩国电影在奥斯卡获奖的鼓励,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韩国还会出现更多现实主义题材的优秀电影,它们将为韩国社会抛出一个又一个现实而尖锐的问题。

而现实主义题材的爆火也预示着未来的一段时间中,人们将更加关心现有问题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去畅想未来。

可喜的是,或许恰恰是因为某一部电影,一些积压已久的问题而得以解决;可悲的是,人们可能会错过未来更好的解决方案。

《寄生虫》这部电影最大意义就是让人们拿出一些时间去想一想,如果存量时代到来,我们该如何自处?

时代的主题会随着历史的车轮不断变换,有时,我们真的需要一部电影去记录一个时代。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