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近日,韩国新冠疫情形势骤然严峻,与韩国疫情一同升温的是一个名为“新天地”的基督教会。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大邱确诊病例飙升和新天地脱不了干系

2月25日,韩国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患者已达977例,其中与“新天地教会”大邱教会有关的确诊病例就高达545例,占确诊总数的56%

 

这说明“新天地教”内出现了一位“超级传播者”,后经证实,这位“超级传播者”是一位61岁的韩国大妈,这位大妈对自己的邪教信仰相当虔诚,在确诊感染之前,她曾“秉承教义”,参加了四次教会活动,并两次拒绝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得病不怕,做礼拜就行

而有如此强大的感召力的“新天地”教会,正是一个不折不扣披着基督教外衣的邪教组织。

 

非常有趣的一点是,很多韩国人信的不是正统基督教,而是披着基督教外皮下的伪宗教。

 

但是韩国法律规定,平常敛敛财、胡说八道都不算邪教,只有破坏性膜拜团体才能归为邪教;也就是说,只有手上沾了血,出 了人命官司,才算是邪教。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电影《哭声》剧照,黄政民正在跳大神驱邪

所以,在韩国各类披着传统宗教外衣的邪教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到处都是,比如:新天地教会、万民中央教会、以利亚十诫石国韩农复救会、耶稣晨星教会、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天尊会等等。

 

如果把韩国比作一个宗教博物馆,那么这所博物馆里的赝品数量远比真正的文物多得多。

 

虔诚的韩国基督徒们有多刚?

 

在这个世界上传教热情最高的基督徒当属韩国基督徒,他们不断向世界各地派出传教士,他们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来到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这些伊斯兰教国家进行传教。

 

最著名的例子是,2007年23名韩国传教士在阿富汗被塔利班劫持,最终两人被杀。该事件让韩国付出从阿富汗撤军、支付大笔赎金以及承诺不进入阿富汗进行“攻击性传教”等代价。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这件事还要改编成电影

因这一事件,韩国基督徒与非基督徒间发生冲突,社会对国家与国民应分别承担何种责任爆发大讨论。但教会团体坚称,危险地区的人民更需要慈善援助。

 

而韩国人这种“玩命传教”的热情首先源自于“新皈依者狂热”。

 

其次与韩国历史有关,首先在18世纪末,老百姓怕鬼,希望得到耶稣保护。后来,基督教组织成为韩国人反抗日本占领者的力量。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1995年、2005年以及2015年度韩国各类宗教人口数量(单位:千名)(来源:韩国统计厅)

 

上世纪40年代,整个韩国仅仅只有不到2%的人信仰基督教,到了2014年,已有30%韩国人信仰基督教(其中包括:新教、天主教),基督教已超越佛教成为韩国第一宗教

 

那么问题来了,韩国基督教是从哪里传过来的呢?

 

我们的信仰来自中国

 

公元1603年,朝鲜使节李广宗带着政治任务来到北京朝见万历皇帝。

 

他这次来的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看朝鲜国王庶次子光海君能否得到万历皇帝的册封,顺利成为朝鲜未来的储君。

 

结果,大明帝国的最高决策层都在为废长立幼的问题纠结不已,朝鲜使节李广宗只好无功而返。

 

但是,这次出使宗主国的李广宗并不算空手而归,他从北京把一张奇怪的地图带回了朝鲜,在这张图上,整个世界都被画进了地图,上面标注的地理名称古怪拗口,闻所未闻。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坤舆万国全图》

 

而这幅地图的作者就是西洋传教士利玛窦,这幅地图就是大名鼎鼎的《坤舆万国全图》。

 

传教士利玛窦为了在古老的东方传教,不惜让自己彻底变成一个明朝人,而他不仅带来了大航海时代后西方文明的产物,还写了一本名叫《天主实义》的书,真诚劝说身边的儒家知识分子去信一个叫天主的西方神明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天主实义》

李广宗带回朝鲜的明国特产中就包括《坤舆万国全图》和《天主实义》这本书,而这些“不学无术”的西洋玩意对故步自封的朝鲜士族毫无吸引力。

 

但是,年轻一代的知识分子则对这个新进的宗教有了好奇心

 

就在李广宗出使明帝国5年后,朝鲜科举状元许筠出使明朝,并在北京受洗加入天主教,成为朝鲜历史上第一个天主教徒。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电影《双面君王》里的许筠(柳承龙 饰)

然而随着西方宗教逐渐进入东亚各国社会,却依然无法和东亚各国的本土宗教相抗衡。

 

直到朝鲜在被日本占领的30多年中,朝鲜本土基督教(包涵天主教和新教)才在半岛生根发芽

 

随着朝鲜战争结束,教会大学在韩国各地的开办,基督教在韩国的影响与日俱增。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韩国历任总统的宗教信仰

 

从历任韩国总统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基督教力量在韩国的影响力。

 

就像本文开头所说的,很多韩国人信的并不是正统的基督教,而是基督教外皮下的伪宗教。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文鲜明的统一教、郑明析的摄理教以及因为这次疫情中要求信徒不戴口罩、不要害怕生病的新天地教会。

 

闯祸的新天地教会是个什么组织?

 

不论从韩国正统基督教组织还是从邻国官方认定,新天地教会都被认为是以个不折不扣的邪教

 

该组织全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由现年88岁的教主李万熙于1984年建立,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果川市,而李万熙教主在2013年(82岁),因猥亵、性侵一名未成年少女,事发后遭到报复,腿被打断后入院治疗。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为什么不打断他另一条腿?

而“新天地”是韩国众多邪教中对韩国基督教破坏力最强的一支,在韩国,许多正统教会不仅在主日讲道中提及要防范新天地,甚至许多教会(包括多数大型教会)都在教会大门口醒目的位置贴上了“禁止新天地出入”的标语。

据统计,目前该邪教在全球的入教人数高达17万人,加上培训当中的人,总数约有20万人。该组织势力并已遍及包括中国大陆特别是东三省地区及港澳台在内的75个国家和地区。

 

按照其官网的描述,李万熙是“上帝指派的牧师”,正在人间创造上帝的天国,并将见证《启示录》中预言的“末日灾难”与“新天新地”。

而与许多邪教教主套路一样,李万熙同样宣称自己“出身不凡”。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人模狗样李教主

在其自传《我所走过的路和神的恩惠》一书中,李万熙这样写道,“我是王室的后代,作为光来到这个世界”,“ 就在某一天,我遇见了从天而降的天人耶稣”,“ 我所到之处都有彩虹同行,有十字架(云彩)同行,有光同行”。

李万熙甚至宣称:“耶稣基督不过是个凡人罢了,自己才是真正的神

 

如此荒谬不堪的谎言,却真的让一个人渣大骗子成为了无数人顶礼膜拜的“救世主”。

而我们翻看历史邪教扩张发展的手段和传销如出一辙,李万熙也用的是万年不变的老套路:“洗脑”。

李万熙如何给信众洗脑?

普通信众一旦入教,就会经历长达一年半之久“洗脑”,洗脑后的信众就如同傀儡一样对李万熙言听计从,绝不反抗,乃至不顾生死。

李万熙会把同样的话反复的告诉信众,已达到催眠效果,然后运用一切手段证明自己的正当性或是权威性,让信众产生依靠。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新天地教会集会

信众就会产生“如果没有他李万熙世界就要毁灭,都是因为李万熙才拯救了世界”的幻觉。

 

等到把信众洗脑成功后,李万熙就进行下一步:传销拉人。其他传销一样,邪教为了发展壮大也必须拉人头。

 

不过,像权健、安利这种传销组织是利用利益套住你,用钱拴住你(跟哥走,有肉吃);而邪教是用信仰(信万熙,得永生)。

 

这样一比较真是高下立判,信众只能拉人给信仰充值,而教主没有任何成本

 

而当被洗脑的人逐渐形成一个团体时,他们就成了教主一个人的奴隶,凡是能向信众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信众的主人。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新天地教会信众做“礼拜”

还有,被洗脑过后的信众对该组织的所谓“教义”也深信不疑,比如:信众一旦生病,会被视为一种罪,必须参加集体活动才能获得神明的保佑。而信众们则视生病为一种特殊的宗教体验、一种灵修。

所以,该组织的信众们一旦生病往往拒绝去医院治疗,比如在这次疫情中,新天地教会的信众之所以参加集会,就是笃信集体做礼拜可以让神明保佑自己不生病。

真是,古有义和团大师兄“刀枪不入”,今有新天地邪教信众“百毒不侵”

而据韩国大邱市23日调查,在当地9336名新天地教会成员中,已经有1276人出现症状,但仍有670人未联系上。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即便如此,还不忘拉人头

就在韩国卫生防疫部门通报大邱市“新天地教会”内发生新冠病毒“超级传播事件”后不久,该教会的上万信众便收到了教主李万熙发来的一段“鼓励”。

这场疾病,出自恶魔之手,意图扼杀‘新天地’的飞速壮大。正如约伯所经受的试炼那样,它是想摧毁我们的进步。···现在拉人头和上课,通过网络来做吧!

韩国邪教:老流氓李万熙是如何混成救世主的?

韩国疫情地图

他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正是因为这类人在灾难来临之时,最害怕自己“奋斗”出来的基业毁于一旦,信众的生命跟他的生意相比,太不值得一提。

人间的邪教有时候比大自然的病毒更可恶,病毒只是伤害我们的身体,而邪教却摧毁我们的精神。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