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文化相通。

 

公元7-9世纪的遣唐使们,几乎把唐代气象搬到了日本。21世纪初,日本又向中国送来了援助物资,在包装箱上,还印刷着漂亮的文字。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包装箱上的文字,是日本包装文化的体现。即便是援助物资,事急从权,也要体现出精致、美丽、无微不至。接受援助的一方,不仅感受到了雪中送炭的温暖,更能感受到随物而至的人道主义精神。

 

当然,作为礼物的包装,这些修辞比中国人常用的“武汉加油”要显得有文化得多。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但是,很多人借此批评中国人语言有俗无雅,忘记了修辞为何物。有语言学专家认为,“中国大陆修辞贫瘠”,一位网络大V说,“我们的语言不是花底裤、素底裤的问题,而是没底裤”。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某大V的文章

 

“风月同天”当然比“武汉加油”要优美,但因此批判现代中国人的语言能力则大可不必。95岁高龄的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也对中国疫区送来了祝福,他说的话很简单:“加油武汉,武汉加油”。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简单或有文采的祝福没有高低之分

诚然,现代中国人看起来越来越不会用词了。遇到两边的针锋相对,清一色用“怼”;某事物突然流行,清一色用“火”;推销、营销、传销,清一色使用“带货”等等。

这些用法都是随着网络文化的流行而扩散开,继而又从网络反作用于传统表达场合,主流媒体纷纷跟进,最终形成全民性的语言文化。

 

再看看官方新闻,则更加整齐划一。领导调研,每一个自然段的开头都是“指出”、“强调”交替使用。提出要求,永远“一是”、“二是”、“三是”,几乎每一个文稿,刨掉主语,都可以适用在任何场合。语言的内容也浅显而直接,既要、又要、推进、切实、贯彻、落实、加快、深入、完善等等。

这些东西都在无形之间影响着我们普通人的用词习惯。

谁说用“白话”就是LOW?

从唐代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到如今的“迅速查明原因,严肃追究责任,做好善后工作,安抚群众情绪”,同样是对仗排比,却有如此巨大的落差。

这是语言的变化规律,正如汉字的简化过程一样,人们为了表达方便,一直在让语言更加浅白。

上古的文献到了汉代就已经让绝大多数人看不懂,所以汉代经学家整理、解释古代典籍,以便让当时人能够理解,也由此开创了后世对于经典进行注疏的传统。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嘉庆二十年刊本《礼仪注疏》

虽然几千年来,优美厚重的文辞层出不穷,但文人墨客并非一直崇尚如此表达。魏晋时期,文辞崇尚浮华。在文学史上,留下过许许多多经典的四六骈文。

如陈琳的讨伐曹操檄文:“议郎赵彦,忠谏直言,义有可纳,是以圣朝含听,改容加锡。操欲迷夺时权,杜绝言路,擅收立杀,不俟报闻。”

但是既要有优美的修辞,又要准确表达意思,这样的要求实在太高了。但人有慕贤之心,都要在文章中显露自己的文学才华,由此导致浮华之风日益泛滥,文人士大夫要修辞不要表达,强凑的文辞往往言不达意。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韩愈塑像

为此,以韩愈为代表的一批知识分子提倡恢复秦汉时期的散文,发动“古文运动”。秦汉时期的文章,言辞朴实,表达准确,既富有思想深度又不乏真情实感。

贾谊的过秦论有“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样的语言简洁明快,上承诸子百家之言,下启千年文学之脉。韩愈等人要恢复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境界。

韩愈认为,写文章应该“惟陈言之务去”(《答李翊书》),提出了语言要“必出于己,不蹈袭前人一言一句”(《南阳樊绍述墓志铭》)。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唐宋八大家

在流传千古的名篇《谏迎佛骨表》中,韩愈写道:

 

“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后乱亡相继,运祚不长。宋、齐、梁、陈、元魏已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后三度舍身施佛,宗庙之祭,不用牲牢,昼日一食,止于菜果,其后竞为侯景所逼,饿死台城,国亦寻灭。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这段文字,既是散文,也是公文。韩愈用词质朴无华,但表意精确,颇有贾谊、司马迁的遗风。我们可以从文中读出韩愈的态度、心思、性格、品行,这是虚华的文字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境界。

 

古文运动开创了一代文风,开启了唐宋八大家的文章盛世。

更重要的是,这场革命让语言更加贴近每个人,文章不再是才华横溢者的专利。不过,这里并不是批评追求文辞优美,如果人有足够的才华,当然可以去追求,那也是文学家和普通人的区别。

但不管在什么时代,文学家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文化水平,“古文运动”把绝大多数人听得懂的语言变成了主流。

 

文学作品如此,生活用语更是如此,白话文出现的时间比我们想象要早得多。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朱熹(1130年10月18日-1200年4月23日)

朱熹讲课,基本都是白话。

 

“只是这个理,分做四段,又分做八段,又细碎分将去。”

“理如一把线相似,有条理,如这竹篮子相似。”——朱子语类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

明代的王阳明,用词也十分浅白。

 

“如何不请求?只是有个头脑,只是就此心去人欲、存天理上请求。”——传习录

 

理学大师当然不是只懂白话,他们讲课的内容就是把古代的经典用白话讲解给学生们听。谁更让更多人听得懂,谁的学问就能传播得更广,说大白话没什么丢人的。

 

修辞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有其独特的作用,用得好可以让语言更丰富、表达更准确。但用不好或者不会用,也大可不必为了用而用,反而失去了语言的本来意义。

自古升斗小民就没有文人士大夫那般有文化,语言也很简单朴实,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思维能力。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

苏轼的五首浣溪沙词,不仅有“沈郎多病不胜衣”这样的用典,也有“门前流水尚能西”这种市井俚语。不仅无损词的境界,反而更能直观地表达出词人乐观豁达的心境。

而古代文豪们的有些诗文,与今天的“武汉加油”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语言的本质是交流工具,以表达为第一性,优美为第二性,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没有必要追求第二性。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

在小说《1984》中,“老大哥”为了实现降低民众智商的目的,将词义相近的词汇合并为一,称作“新话”,并编成词典。这与今日我们用“怼”、“火”、“带货”并不是一回事,因为这些词汇只是把没有必要详细表述的意思进行简化表达,反而便于人们腾出脑袋去思考更值得思考的东西。

当然,绝大多数人没有利用这种简化带来的便利思考更多,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现在再来日本人引用的古代词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还有王昌龄的诗“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都能够很好地表达国际救援的必要性和日本人对于邻国疫情的关切心情。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并不LOW

如果有这样的文化水平,能够使用优美的修辞更好表达意思的,还是应该鼓励。如果没有这个水平,就说一句“武汉加油”,或者“湖北加油”,也并不丢人。因为绝大多数人就是这样说话的,只要是祝福,再朴素也暖心。

 

并非所有日本人都有这么高的文化水平,绝大多数民众也不认得几个汉字,“山川异域,日月同天”肯定是特意请精通汉学的专家写的。

为什么日本人偏偏写这两句?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是八世纪的日本大臣长屋亲王在赠给中国高僧的袈裟上所绣的字。鉴真和尚看到这样的话很受触动,遂决定东渡日本,弘扬佛法。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鉴真大师等身坐像”,现藏奈良唐招提寺御影堂

日本早先没有文字,借用中国的汉字表意。但汉字与日语不能匹配,这造成学习了汉字的日本人实际上是学习了两种不同的语言。长屋亲王的题字完全就是中文,还不乏优美、工整,让中国的僧人听得懂,也听得舒服。

 

如今日本人又把这八个字,以及其他的唐诗拿出来用,是因为日本人希望用一种中国人听得懂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祝福。

如果箱子上全部都是写的日文假名,随便他们写得多么文采飞扬,那也是白搭。这是人与人交流的基本要求:要说对方听得懂的话。

 

然而,这个道理却不是人人都明白。

在中国,就有人对外交往中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对英美国家的人说话,也喜欢引用中国古代诗词或者文言文来表达意思。可是,唐诗宋词翻译成英文还是诗词吗?还有韵味和妙处吗?外国人听得懂吗?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大可不必羡慕日本的修辞

辜鸿铭(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

如晚清民国时期的辜鸿铭那样的大师,即便能把中国古文翻译成信达雅的英文,这翻译之后文字也不再有中国文言文的精妙,而是英文本身的精妙了。

无论如何也不如直接用英文的经典表达更加精妙吧。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写在最后

所以,我们不必过分羡慕日本人引用的优美文辞。我们应该羡慕的是日本人对待友邦的心态:对等、共情。

与中国人说话就用中国人听得懂的词汇,与美国人说话就用美国人听得懂的词汇,而不是与任何国家的人说话都一个劲用自己国家的词汇。

很多人以为,这样显得自己很有文化,想象着别人听到以后会仰慕自己,以满足一种自卑者对妄自尊大的汲汲之渴。

但实际结果可能是,别人根本听不懂,甚至还可能念错了字,用错了词,让身后的自己人笑话。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