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最近,在这次狙击疫情过程中,我们看了不少这样的新闻,比如:流产十天的护士上前线、父母病危的医生上前线、以及医护人员殉职的新闻。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夏思思殉职时年仅29岁

说实话,看到这些新闻笔者的心里不是感动,而是愤怒,因为这样的牺牲恰恰反映了在安排工作中缺失基本的人文关怀

 

虽然有的医生请战书里写着“苟利国家生死以”,但真的有必要牺牲这些人吗?

 

如果有些医生,因为流产、父母病危、高强度工作选择不去看病,等待他们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广大网友或许有同理心,理解前线的医护人员的不易,让他们得到充分的休息,合理的工作安排,谁都没有二话。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年仅42岁的黄文君医生不幸殉职

然而疫情当前,一旦这些所谓的“榜样”被立出来,那些有着类似遭遇的医护人员才是有苦说不出的身不由己。

 

因为在严峻的疫情面前,“就算有什么诉求,也应该先服从工作,毕竟疫情紧急,问题以后慢慢解决”,“你看看人家的先进事迹都上新闻了,你们好好学着。”用道德榜样来绑架他人的合理诉求,才是某些人的“正常”逻辑思维。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等紧要关头过去了,问题也得不到解决怎么办?

 

而医生在这次疫情中的困境,绝不应该靠强调牺牲和奉献来解决。

 

这些新闻背后,反映了他们的艰难处境

2月4日,在晋城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热门诊,郭医生以医院没有配发N95口罩为由,拒绝出诊。被患者投诉后,相关部门给了郭医生一个处分。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然而有趣的是处分理由:“当班医生郭某某借故N95口罩缺失,不予接诊,影响恶劣。经查,市二院按相关规定为发热门诊医护人员都配备了外科口罩和防护服。郭某某···漠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并建议所在单位进行严肃处理。”

 

从这个通报可以看出,发热门诊只有外科口罩真没配备N95口罩。而处理的理由是“影响恶劣”“漠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而给郭医生的处分公告,应该告知大家郭医生具体什么行为违反了哪一条规则,但这公告用的却是“借故”“影响恶劣”“漠视”这些主观词汇。

 

或许,在某些人眼里:“没有N95口罩,你可以用外科口罩啊,你不出诊就是思想有问题,就是借故。”

 

这种满篇强调态度的通告,到底是为了维护规则,还是处理不听话?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随便搜索一下,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区别一目了然

正好,笔者低烧37.5℃的时候曾经去过发热门诊,留心观察了一下墙上的规章制度。还真发现了一条规定是要求医生配备N95口罩,当时笔者问医生,为什么你戴的是一次性口罩?医生说,哪有这么多N95。(经诊断本人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

 

因此,有关部门是否应该公开一下第二医院的规章制度,医生要求N95口罩的诉求到底是合理,还是“借故”。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而郭医生的事情绝不是孤例,1月25日,海南保亭县选派医生参加发热门诊和隔离病房值班,一位内科医生拒绝服从安排,于是开除职务并申请吊销执业医师资格。

 

这件事分析起来有几个问题。首先,为什么这事不是自愿参加呢?其次,就算组织分配,为什么不是先锋队先上呢?

 

上面指派这种行为,很难保证公平公正,很有可能是欺负老实人。试问,如果待遇和防护足够有人,早就吸引足够的人去值班了,何必动用权力去欺负一个人呢?

 

说来说去,提高相关待遇这事,从来不在某些人的考虑之列,加强自身权威才是重中之重。

 

说到欺负老实人前几天,有一篇震碎三观的新闻。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周虹是贵阳市人民医院的护士。大年初三,她跟随医疗队前往武汉,留下了年迈的父母,还有卧病在床的丈夫

 

而作为周虹本人,如果有拒绝的权利,何必去做这种“先进典型”呢?

 

的确,很多医生在请战书上写着“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但这不代表,其他医生不可以贪生怕死、计较酬劳。火神山医院不少农民工表示不需要工资,但硬气讨要工资的人也值得敬佩。

 

医务人员需要学会为自己说话

 

高尚的精神,可以给这个社会更大的福祉;而权利的争取,才能这个行业带来持续的发展。一个行业,如果只讲高尚奉献而不讲待遇保障,这个行业到底是吸引人才还是流失人才?

 

医闹新闻爆出的时候,舆论都会强调培养一个医生有多么不易。但如何去保护医生,仅靠舆论却是不可能的。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2月24日,官方通报,全国已有3387例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但通报中没有告诉大家,有多少感染是可以避免的。没有什么职业是必须牺牲的,医生可以接受风险,但医生有权利要求相应的保障。

 

但细细一想,如果医生没有保障,也会义无反顾、也会无论生死,那么谁有动力去改善他们的境遇?我们不妨看看海峡对岸的例子。

 

2003年,照顾SARS病患的高感染率,让对岸的医护人员出现离职潮,对岸的卫生部门正积极研拟让医护人员留在战场的办法,除了教育训练和目前已经确定补偿办法以外。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http://news.sohu.com/95/90/news209399095.shtml

医护人员只要照顾SARS病患被感染,一律发给三十五万元(新台币,下同),如果因照顾SARS导致轻度身心障碍,发给二百六十五万元;中度身心障碍,发给五百万元;重度身心障碍及死亡,发给补偿一千万元。

 

补偿追溯自今年三月一日,除了医护人员,医院内相关工作人员也在补偿之列。

 

对比起来,对岸的医生不会写“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请战书,也不会念“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豪言。失去的是高尚、奉献的夸赞,得到的却是切切实实的保障。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张文宏医生

我们这里并不缺少仗义执言的人,比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就这样呼吁抗疫医护人员:

1、避免无谓的牺牲;

2、宣传好的经验和方法;

3、提倡不损己的利人!

 

早在1月30日,张文宏医生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医务工作者,现在最缺乏的不是宣传,而是关心。我明确和大家讲。第一关心是防护,第二是疲劳,第三是工作环境,我觉得一定要跟上。如果跟不上,就说明没有把医务人员当人,只是当机器。

 

在张医生眼里,他最看重的不是宣传和歌颂,而是解决实际发生的问题,让一线的医护人员免于受伤害。

 

道德绑架老实人,他们能说不吗

还有,张医生一点都不鼓励“没有安全的防护设备也要上一线”的玩命精神;恰恰相反,张医生对他的医护同事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有防护,你可以拒绝上岗!

 

这才是一个负责任的医者在面临疫情时最正确的做法,医护人员不需要歌颂牺牲,他们真正需要的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