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前些天是4月17号,熟悉历史的读者估计已经猜到了我们要讲的话题。

1895年4月17号,李鸿章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签署了《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岛和澎湖列岛给日本,赔款2亿两白银。

这也标志清帝国在这场两国国运之战中彻底失败。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马关条约》签订现场复原图

后人在提到这段历史的时候,基本上每提一次,北洋海军就得出来背一回锅,一百多年来关于他们的黑料层出不穷,这些黑料里绝大部分都是谣言。

比如有一个炮弹灌沙子的故事,士兵把炮弹的弹头拔下来,发现里面装的全是沙子,有人就说这是海军的官员们太腐败,把买炸药的钱都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北洋水师当年使用的穿甲弹

其实这根腐败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当时全世界海军使用的炮弹基本是两种:一个开花弹一个穿甲弹,其中穿甲弹又叫实心弹。

开花弹的弹头里装的是黑火药或炸药,击中目标以后就会发生爆炸,而实心弹的弹头里很少装药或者是不装药,更多的时候是要往里填充沙子石头来配重。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威海刘公岛“甲午海战”纪念馆中的炮弹

这种炮弹击中目标以后不会爆炸,是凭借自身重量和冲击力砸穿敌舰的舰体,让他们进水,所以炮弹里灌沙子是没问题的。

像这种以假乱真的谣言还有不少,要不是因为这些年国内有不少专家查阅资料,还北洋海军一个清白,不然人们对它的误解可能会更深。

 

关于北洋海军的谣言,普遍认为是民国往后这几十年,或者是日本人给编出来的。

其实不是,从北洋海军全军覆没开始,就已经有人抹黑他们了,谁呢?

正是以翁同龢为首的朝中清流派。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翁同龢(1830-1904)

历任户部、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

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

1894年的夏天,当时中日两国还在考虑用外交手段解决朝鲜问题的时候,清流派就开始上书,催动北洋海军与日本海军拼死一搏。

随着7月25号丰岛海战爆发、8月1号中日宣战,这种逼迫北洋海军打仗的舆论声势越来越大,亚洲最强舰队,世界第八大海军,怎么这时候怎么怂了?

别看这时候他们是亚洲最强,但北洋舰队的装备和战术已经落后于时代。

自北洋水师成立的这六年,正好是世界海军装备和战术思想出现大变革的时期。

前无畏舰、高速巡洋舰、小口径的管退式速射炮是最时髦的装备,适应高速巡洋舰和速射炮的纵队机动战术跃居为主流,这些新装备新战法已经被日本海军牢牢掌握。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英国皇家海军的君权(HMS Royal Sovereign)级战列舰

是前无畏舰时代各国近代战列舰设计的样板

此时的北洋海军还在用大口径架退炮和横队战术,虽然日本当时还拿 “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没辙,但除此之外日本海军的实力已在我们之上了。

不过清流派可不管这个,他们对战争走向、战略战术、敌我实力对比毫不了解,就是坐在道德制高点上打嘴炮。

北洋海军坐守军港,那就是畏敌如虎,龟缩避战;军舰出发巡海,则被骂为是畏敌来攻而远遁,总之进退皆不是,任何的举动都可以被作为罪状而遭到批评。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丁汝昌(1836.11.18—1895.2.12),原名丁先达,字禹亭,北洋水师提督

而且这帮人嘴炮功底超强,他们一胡说让全国人民都觉得北洋海军通敌误国,连光绪都信了,特意发下圣旨,要治水师提督丁汝昌的罪。

得亏李鸿章力保才让丁汝昌从轻发落,改为免职,戴罪立功。

清流派把嘴炮打得这么狠,难道他们真以为北洋海军就能大获全胜么?

不是,他们里边也有明白人,翁同龢有个门生叫王伯恭,早年也算见过世面,就暗自跟翁师傅说,咱们这边装备不行,跟日本没法比,要是真打的话咱可够呛。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没出事找你裱糊匠的瑕疵,出了事,叫裱糊匠背锅

翁师傅也没拿学生当外人,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打输了不要紧,我就是想看他们出洋相,然后好好整整李鸿章。

当舰队被围困在威海卫的时候,清流派在干什么呢,他们在写文章、编段子,大肆抹黑北洋海军,说他们生于不义必将死于耻辱。

最后的结果也如他所愿,清国战败,北洋海军被一致认为是失败的罪魁祸首,编制被撤销,幸存人员一律遣散。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北洋水师 部分士兵

不过话说回来,翁同龢这么做可以理解,毕竟他跟李鸿章死不对付,那为什么清流派也要诋毁北洋海军,他们之间什么仇什么怨?

这其中的原因就值得玩味了。

清流派是传统官吏的代表,自幼熟读四书五经,经过科举考试走上仕途的道路,他们是旧制度的受益者,自然也就维护这套旧制度。

而北洋海军可不一样,它是完全参照西方建立的一套体系,在高级军官里,除了个别老将之外,全接受过西式学堂的教育,还有不少去欧洲留学的。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洋教官琅威理(副提督衔)与致远舰管代邓世昌及官兵合影

他们说英语,生活做派西化,跟西方人交往密切,这在旧官僚眼里本来就不成体统。

他们还凭借这些当官了,官也都不小,比如曾去英国考察过“见过世面”的邓世昌,他的职务是军中副将记名总兵,按照品级看是从二品。

再比如:“靖远”管带叶祖珪、北洋水师帮统兼海圻舰管带萨镇冰、济远号管带方伯谦等等。

这可是多少学子寒窗苦读几十年,都拼不出的前途,现在被一群留学的假洋鬼子得到了,这些假洋鬼子连八股文都不会写,连四书五经都不会背,凭什么?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邓世昌(1849年10月4日-1894年9月17日),原名永昌,字正卿

广东番禺县(现为广州市海珠区)人,清末北洋水师名将,民族英雄

但旧官僚们不满归不满,真要整顿海防的时候还得用这些洋学生,因为他们懂航海,会开船,换成旧官僚自己上的话就真误国误民了。

所以他们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不满,容忍这支军队的存在,不过,一旦北洋海军在海防上除了一丁点的闪失,那后果也是可想而知。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北洋水师访问日本

于是,到了甲午战争爆发,旧官僚们反攻倒算的时机也就来了,在翁同龢跟广大清流派的共同努力下,北洋海军走上一条绝路,北洋海军没机会自证清白,也就让那些批评他们的声音喧嚣尘上。

接下来的十几年,中国经历了庚子国难,清朝灭亡,紧接着是民国连年的内战,很多知识分子对当时的中国痛心疾首,开始反思我的国家为什么会这样?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庚子国难 八国联军

有人翻阅文章就找到了原因,原来是北洋海军贪生怕死腐败不堪,最终让国家蒙羞,于是社会上又掀起一股批判北洋海军的热潮。

此时议论者,基本上不是北洋海军那个时代的人,议论中所述的事情也更多的是道听途说和编造为主,不过不耽误,只要最后的中心思想是北洋海军耽误了中国,那就行了。

民国时代对北洋海军的黑化,在20世纪30年代到达顶峰。

当时外面是日本人虎视眈眈,国内是军阀混战、政治腐化。人们在这种内忧外患中针砭时弊,在寻找负面典型时,把各种歪曲故事嫁接在北洋海军身上。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清朝时期的海军军官

说腐败问题时,可以拿北洋海军作为证据;说军人没有战斗精神时,也可以拿北洋海军作为证据;说军队走私问题时,还可以拿北洋海军为证据。

再往后不光是民间在抨击,连军队内部也在跟风,民国空军曾经发表过一份刊物,里面有篇文章就对北洋海军进行极度丑化,海军看到这个当然不乐意。

民国初年的那些海军大佬,像萨镇冰、谢葆璋、李鼎新这些人,当初全是北洋海军的军官,外界瞎扯我就当听不见,你空军凭什么也跟着张口就来?于是一纸诉状把空军司令部告上公堂。

北洋舰队:被“自己人”抹黑陷害成了一种传统

谢葆璋(1866年1月—1940年7月),女作家冰心父亲

后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海军司令部二等参谋官

好在是今天,在海军史专家们的共同努力下,关于北洋海军的很多谣言已经被澄清了,当我们再次讨论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避开这些谣言。

同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也要记得缅怀那些在甲午战争中殉国的勇士,他们在一百多年前用生命去挽救自己的国家,凭这一点他们就应该永远被牢记。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