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防疫是全人类的事,每个国家都在用自己的行动防止疫情扩散。

相对富裕发达的国家在做好自身的防疫工作之余,还会给其他国家给予必要的帮助,而相对落后的国家,在自身能力和医疗资源相对紧张的情况下,就会采取比较直截了当的方式方法来防止疫情的扩散。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阻止疫情扩散的一种方式

比如,Korea第一时间就禁止外国人入境,再比如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Saeed Namaki)于1月31日宣布禁止来自疫情爆发地的航班着陆。

 

在上述国家采取措施之后,2月2日,美国也采取了停飞航班、停发签证等措施,此时美国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已经达到9例。

但是,光防堵传染源,只能治标不治本,必须从源头遏制病毒扩散才能够标本兼治。那么美国方面有哪些行动呢?

协和医院的物资谁捐的?

 

1月30日晚10时,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收到了从旧金山飞来的另一批应急医疗物资,重达2.5吨。这批物资包括20万支口罩,2.75万双医用手套及4000件医用防护服。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捐助物资

华中科技大学官方微博报道,这批物资全部由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relief捐助,国际运费由美国联邦快递承担。

就这样一批来源确切、流向精准、免运费的物资,却被有关媒体报道为“武大和华科校友会联合捐赠”。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这个非政府组织“Direct Rrelief”究竟与“武大和华科校友会”有没有关系呢?

该组织起源于1945年,美国的爱沙尼亚移民商人威廉·齐姆丁(William Zimdin)向欧洲的亲朋寄送救济包裹,以帮助应对二战后的困难局面。

1948年,齐姆丁基金会建立,1957年改名为“直接救济基金会”。1982年,该组织将其名称定为“Direct Relief”。仅2018年,Direct Relief就向包括美国本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或地区提供医疗物资捐助。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Direct Relief官网的相关消息

https://www.directrelief.org/2020/01/direct-relief-rushes-facial-masks-to-china-to-fight-coronavirus-spread/

而此次援助行动,是由旧金山湾区的武大北加州校友会及华科北加州校友会发起,于Direct Rrelief组织合作完成的。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相关报道

由此可见,这次协和医院收到的医疗应急物资完全是在美华人华侨和美国民间组织提供的援助,有关媒体的报道是错误的。

 

美国患者来自哪里?

 

从1月中旬起,为防止新型肺炎扩散到美国,海外华人呼吁实行全面的旅行禁令。甚至有近四千人在发起白宫情愿,呼吁特朗普政府尽早控制边境。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2月2日奥布莱恩说“美国人没必要感到恐慌”

不过,白宫在1月30日的记者发布会上还是认为,“没有必要过分惊慌”,“目前(疫情)在美国是可控的”。

 

根据法律和惯例,美国政府机构一直拒绝公布在美确诊患者的身份。

他们到底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前一阵子网上流传,美国第一例患者是一个科技公司的华人员工,返回武汉相亲,回美后确诊感染。当然我们无法确证这个消息,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该患者肯定是赴武汉后感染了病毒的。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2月4日的消息

2月4日,泰国卫生部长宣布治愈了一例感染者,她是一名71岁的武汉女性。此前2月1日,菲律宾卫生部门宣布一例感染者死亡,是一名44岁的武汉男性游客。而根据美国目前透露出来的线索,美国的确诊者中有不少是前不久从武汉回美的大学在校生。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美国病患的相关报道

据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判断,美国的患者中,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国人。对于这些来自境外的病患,包括泰国、菲律宾、日本在内的大多数发现病例的国家,都进行了积极收治,当然也包括美国在内。

 

美国疾控中心的中文指南

 

美国的病例中肯定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国人或者至少是美籍华人,这一判断应该是准确的。

这件事足以引起美国有关政府部门的注意,并给出应对方案。鉴于疫情源于中国,所以做好以中文为母语的人群的防疫知识培训就显得至关重要。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国内新媒体的转载

早在1月8日,美国还只有1例感染者的时候,美国疾控中心就迅速给出了防控和护理指南,但这些都是英文的。

 

1月26日,美国疾控中心罕见发布了中文版的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暂行指南。虽然这份指南是基于美国的医疗状况而作,其措辞也是针对赴美人员或在美国生活的华人,但由于中国的指南迟至2月2日才发布,中国国内民众在此之前也只能从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南当中获得比较权威的防控指导。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指南发出后,中国驻美使领馆和国内很多媒体也第一时间转载。

当时,在世界范围内,中文的病毒防控指南也是绝无仅有的。

 

来自美国的“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

 

1月3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屏在纽约会见了国际知名传染病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利普金(Water Ian Lipkin) 一行,并转交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拿奖的时候,利普金教授应该不知道,过不了几天他又得为中国人民披挂上阵了。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利普金( Water Ian Lipkin )教授

为什么说“又一次披挂上阵”呢?

因为长期致力于传染病防控的利普金教授,早在2003年SARS疫情期间,他就和中国专家共同研究应对方案。

后协助中方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与中国疾控中心共同组建了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2015年,利普金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2020年,1月30日凌晨6时,利普金教授在广州与钟南山院士见了面。这两位老人都为疫情的事情操碎了心,而远道而来的利普金教授则尤为辛苦。

他是1月28日,从美国启程赴华,1月29日晚抵达广州,简单的休息之后,第二天早上6点就见了钟南山。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国内相关报道

利普金说,“有很多国际顶级科研团队期望参与到此次疫情防控中,和中国一起共渡难关”。不过相关消息只有《侨报》进行了报道,国内最权威的媒体直到2月2日才披露。

 

在《侨报》的报道中,这位68岁的美国老人被称为“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

 

 

还有相关的临床试验

 

在上海药物所等单位“发现”了治疗药物的同时,外国的同行也没闲着。远隔重洋、万里之外的美国,真找到药了。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全球顶尖的制药企业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制的“瑞德西韦”

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自愿使用一种没有被批准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进行试验性治疗,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瑞德西韦(Remdesivir)原本是研制用来对抗埃博拉病毒的,由于它的效果不如其他几种药物直接,就被束之高阁,没有被批准上市。但这种药物具备抑制冠状病毒的功效却没被科学家遗忘,当2019-nCov感染者需要治疗时,它就成为一个备选方案。

 

但是,因为这个药仅仅有体外试验,未进行过临床试验,没有被FDA批准上市,按理说无法用在这位华人患者身上。经过患者自愿申请,FDA根据“同情用药法”(Compassionate Drug Use Act)批准了在这名患者身上使用。

 

所谓“同情用药法”,指允许给无药可救的终端患者使用尚不符合批准的临床条件、未被验证和批准的新药。没有被临床验证的新药是有着潜在的风险的,不宜随意批准使用,对于不完全符合临床试验要求的患者“同情性”给药,既是同情患者,也可看作是一种药物实验。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

可喜的是,这位患者使用瑞德西韦(Remdesivir)效果不错,这也给了医疗界很大的希望。基于美国使用该药物的经验,该药物的开发者吉利德公司向中国药品监管部门申请了临床试验,并且火速获得批准,由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牵头,开展临床III期实验至4月27日。

 

美国公司这么做,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因为在美国,本身就没有足够的病人供瑞德西韦做临床试验,如果不在中国做,这个药可能永无出头之日。而在中国,开展这样的临床试验,则意味着成千上万的患者有了治愈的希望,这场当代大瘟疫有了结束的曙光。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吉利德科学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该公司也是全球在丙肝、乙肝靶向药研究领域的顶尖企业

这一局面的出现,完全是得益于美国强大的科研实力,和健全的法律法规。美国政府的医疗、药监、疾控部门通力合作,功不可没。

 

究竟什么才叫“帮助”?

 

首先,一国有难,外国并没有必须帮忙的义务。他什么都不做,也是应该的。帮忙是情分,不帮也不等于“坏”,更不应当指责。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图片来自任云研究院

事实上,疫情发生之后,188家外资企业捐赠10.96亿元,来自美国的企业捐赠额最高。1月31日至2月2日的3天中,来自美国、中国香港、韩国、荷兰、日本的企业新增捐款最多,共计1.66亿元。

 

其次,这些援助企业本身并没有组织力量进行宣传,没有写出“感动!”、“担当”、“温情”等文字的文案,因为他们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不管是援助我们的企业、非政府组织、疾控部门,还是专家,他们从来没有指望通过“帮助”获得吹嘘、宣传,只是希望这一次灾难赶快过去。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现阶段,有哪些帮助源自美国?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对于美国制药公司来说,即使他们的药物通过临床试验,获得了销售使用的批准,让他们发了财,也是对灾难中的人民实打实的帮助。

 

因为,“帮助”不等于“无私帮助”,并不意味着帮助别人,就必须是自己不获得任何好处。只要提供帮助的一方做的时候对对方有好处,即提供方自己也得到利益,甚至利益更大,也是帮助。

就算提供帮助的一方确实没有获得任何实际好处,也能获得赞誉,“与人玫瑰,手有余香”。

 

最后,在灾难过程中,确实有对我们提供了帮助,我们就应该懂得感恩。不能因为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异同,就存在区别对待,玩文字游戏。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