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本文约4400字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作者:天息灾

2014年的美剧《暴君》简述了这么一个故事:“中东地区某国强人的小儿子阔别家乡十五载后,有一天,突然被作为总统的哥哥召见回国。

随着地头蛇军方、美国大使、强国大使等不同势力的博弈下,大家最终接受了这位受西方高等教育出身的小儿子登上总统宝座。

正当大家以为这位受西方教育出来的新总统,能带领这个国家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儿子居然也是个强人。”

这部影视作品明里暗里都在说一个人,他就是叙利亚强人——巴沙尔·阿萨德。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巴沙尔·阿萨德

 

不过现实比影视剧精彩的多,而且远远超过一般编剧的驾驭能力。1965年,巴沙尔出生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17岁时进入大马士革大学医学院学习,1988年,23岁的巴沙尔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眼科医生。随后的6年时间里,他先后去往伊朗德黑兰和英国伦敦学习进修。

 

1994年,巴沙尔的哥哥巴赛勒出车祸死后,老阿萨德不能看着家里的皇位没有继承人,肥水不流外人田,老阿萨德选定巴沙尔为自己的接班人。

至此,巴沙尔中断了自己的求学之路,返回叙利亚接受父亲的培训。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哈菲兹·阿萨德(1930年10月6日-2000年6月10日)

 

而作为接班人培养的巴沙尔,则完美按照一个新强人的诞生那样,一步步接管了父亲的军队、情报、警察部门的资源,同时在1997年开始担任全国的总检察长,有了总检察长的职权,巴沙尔开始热衷于打击腐败(方便培植忠于自己的势力)。很多老臣、权臣因为腐败的罪名不得不交出手中的权力,而在笔者看来,巴沙尔这种以“肃贪之名行集权之实”的套路真是Naive。

随着老阿萨德死后,年轻的巴沙尔作为一个没有历史包袱的总统准备大刀阔斧的进行一场锐意改革。

 

先是释放了关在监狱里的政治犯,然后宣布进行大赦,不再找大学教授的麻烦。

 

你猛一看,这个改革方向真是不错啊,可是从2002年开始,叙利亚的改革形势就急转直下,巴沙尔的改革遭到安全部门的强烈反对,随即又重启高压模式,可是,大部分叙利亚人生活的并不好,内战后更是雪上加霜,将近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超过50%的人失业。

这样的高压无疑是火上浇油,这也为叙利亚未来爆发的内战埋下了伏笔。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散步活动

时间到2011年,这一年的2月4号,叙利亚全国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民众要求巴沙尔下台,要求重启改革。紧接着,巴沙尔在全国电视讲话上说:“这是一场外部势力精心策划的阴谋”。

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做法点燃了群众的怒火,随后几天就爆发了叙利亚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阿里·法扎特的漫画形象

紧接着叙利亚安全部门的人员就开始袭击骚扰异议人士,比如:2011年8月份,漫画家、批评家阿里·法扎特( Ali Farzat)被袭击,导致其双手骨折和头部钝性外伤入院,这是巴沙尔对这些人的警告和惩罚。

而到了2012年7月,叙利亚实际上已经处于内战状态,紧接着,原本在伊拉克游荡的ISIS进入了混乱的叙利亚,并在这里迅速发展壮大。

于是,在叙利亚战场上出现了三大派系,分别是叙利亚的革命军,由超过二十多个武装组织组成,其中包括库尔德武装;然后就是总统巴沙尔的政府军,最后就是恐怖分子武装。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2014年在拉卡省的伊斯兰国士兵

由于叙利亚政府军疏于训练,不仅打不过跨国而来的恐怖分子,甚至连组建了不到半年的叙利亚革命组织都打不过。而作为作为巴沙尔大本营的安卡拉省也出现了不满声音,这一年对巴沙尔来说真可谓是内外交困。

但是,巴沙尔不慌,因为他有反对派武装没有的飞机和“先进武器”,毕竟在叙利亚经营多年,这些库存还是有的,所以,投放“先进武器”的任务就落在飞机或火箭弹的肩上。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2118(2013)号决议

事实上,在2013年联合国公布调查报告,证实叙利亚境内发生化学武器袭击, 联合国调查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真相小组在报告中说:“我们收集的环境、化学和医学样本提供清晰、可信证据,证明包含沙林神经毒剂的地对地火箭弹被用于大马士革姑塔地区。

叙利亚反对派多次谴责政府军使用“先进武器”,但是巴沙尔断然否认,说那是对叙利亚政府的诬陷。

这种公然用“先进武器”的行为,已经视国际法和公约当草纸,因此联合国安理会多次要求,通过在叙利亚设置禁飞区、双方停战以及巴沙尔辞职等决议通过五大常任理事国批准。

但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仅仅美、英、法表示支持,另外两个兄弟表示反对,这些重要的决议一个都没通过。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在公开会议上所投的否决票(有兴趣的可以去联合国官网上查)

其结果就是,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在叙利亚谢克洪和杜马地区发生了“先进武器”袭击事件,巴沙尔政府依然表示这绝对是敌对势力的诬陷。可惜,国际禁止“先进武器”组织的代表团来到了杜马,提取了当地的土壤和水样后,送到了瑞士进行化验分析。

今年一月,瑞士方面得出结论,杜马确实发生了“先进武器”袭击,并且联合国也对此事进行了确认。

在叙利亚内战开始的前4年,对巴沙尔而言实在是不太友好,要么反对派围攻自己的大本营拉卡,要么自己的国防部长、拉卡省省长等实权人物被当地部落流放或关押。

2015年是巴沙尔的转运之年,这一年,大救星北极熊出现了,它好像巴沙尔的亲爸爸一样,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一举扭转了政府军的颓势,彻底改变了叙利亚的政治局面。也是这一年开始,人道主义组织发现政府军开始针对反对派控制下的城市进行无差别的轰炸,并导致大量无辜平民伤亡。

别对安理会两位划水皇帝抱有期望,于是,德、法两国合作在叙利亚设置禁飞区,法国外交大臣洛朗·法比乌斯说:“面对冒犯人类良心、否定人类价值观的这些罪行,我们有责任对付凶手不受惩罚的行为。”

而自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政府军和沙比哈针对民众的屠杀从未停止。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霍姆斯省胡拉镇屠杀

2012年5月25日,叙政府军与沙比哈针对霍姆斯省胡拉镇两个村庄的民众实施的一场杀戮事件。联合国监督员证实至少有108个平民遇难,其中有49个儿童。

5月29日,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发言人科尔维勒说“政府军先用坦克和大炮射击,后来沙比哈组织的士兵进入民房实施屠杀”,屠杀行为继续了一整天。

一些目击者对媒体说:“这些孩子的手被绑起来,那些士兵就在距离孩子10厘米远的地方开枪,只有10厘米!”而叙官方新闻机构SANA则称;“反对派伪造这个事件诬陷叙政府的目的是想要联合国安理会对叙利亚施压。

到了5月31日,叙利亚官方依然不承认此次屠杀行为,把锅推给了“800名武装分子”。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六八一〇次会议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6月1日,在联合国理事会特别会议表决通过了美国、土耳其和卡塔尔提交的决议草案。该决议虽然得到了41个成员国的支持;但是俄、古、强国投了反对票,决议没有生效。

直到该年的8月15日,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发布最终调查报告,认定叙政府军及沙比哈民兵对霍姆斯省胡拉镇屠杀事件负责。

 

时任叙副外长的费萨尔·梅克达德说:“这是一场极具欺骗性和事先计划好的阴谋,目的是要误导民众”。让人意外的是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则表示:“叙政府要为此事件承担主要责任”。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这个名叫Adi Hudea的孩子,她父亲死于2012年的艾库贝尔大屠杀

之后这小女孩一直和她的母亲,以及另外三个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在Atmen难民集中营  就在霍姆斯省胡拉镇屠杀发生不过两周的时间,2012年6月6日,叙利亚哈马省艾库贝尔又发生了一场杀戮事件。

最早的报道是说有包括儿童在内的至少78人遇害,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穆罕默德·塞尔米尼说:“有100人死于艾库贝尔村,其中包括20个妇女和20个儿童”。而政府军和沙比哈的屠杀套路一成不变,先是用炮轰,然后沙比哈进来实施近距离的射杀和杀戮。

事件发生后,叙国家电视台称:“一些媒体所报道的在艾库贝尔所发生的事是完全不真实的”。然而,就在该年的7月12日,在叙利亚哈马省特列伊穆斯,又发生了一起屠杀事件。

据报道,在反对派撤退后,政府军与沙比哈在坦克和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进入了该地,超过220人至250人遇难。

 

一名反对派成员说:“很明显在反对派退却后,支持政府的阿拉维派武装分子(沙比哈)包围了该地,之后展开了杀戮行动。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因炮击而被毁和燃烧。”

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成员科菲·安南(就是前UN秘书长)证实叙军使用坦克、攻击直升机等重武器实施了这次袭击行动;而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团长穆德少将证实“叙军于7月13日继续对该镇进行攻击行动”。

而当地一些村民认为,这次屠杀事件是由于信奉伊斯兰逊尼派的Al-Kubeir村民没有公开表态支持巴沙尔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在屠杀事件中惨遭杀害的一名儿童

叙利亚政府故技重施,他们表示:“哈马惨案是武装分子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举行磋商前对叙利亚政府的又一次栽赃陷害。”除了霍姆斯省胡拉镇屠杀、艾库贝尔屠杀以及哈马惨案以外,还有贝达与巴尼亚斯屠杀。

这两场屠杀均发生在2013年5月,据观察组织声称在贝达至少50-100人,在这次暴力事件中丧生;而在巴尼亚斯市,则证实有96-145人在该区被处决,其中至少包括14名儿童。

叙利亚国有媒体声称:“政府军在该地区只是在搜寻和消灭恐怖分子。”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叙利亚教派别分布图

研究国际政治的人知道,中东地区的利益方特别多,因为在叙利亚,你会同时遇到宗教、种族、地缘政治等等因素。

首先,叙利亚是个少数族裔充当精英统治阶层的国家,叙利亚的强力部门全部来自于一个叫阿拉维派的什叶派派系,例如:军队中的高管一水的阿拉维派,底层官兵全部是逊尼派,而且这个阿拉维派稀有到甚至部分什叶派都觉得是异端的程度。

面对逊尼派占多数的叙利亚,这些阿拉维派的“精英们”每天担忧就是哪天自己下台了被整了怎么办。而且在叙利亚民族构成非常多样,这其中有阿拉伯人、亚叙人、库尔德人、阿美尼亚人,甚至还有基督教徒,这就为叙利亚内部的失控埋下了伏笔。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叙利亚周边局势一览

其次,作为中东走廊的叙利亚在地理位置上极其重要,由于其靠近地中海,就导致了俄罗斯对叙利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今,俄罗斯在叙利亚拥有1个总部基地,2个保障基地,5个军事哨卡,还有12个叙利亚空军基地的自由起降权;而叙利亚是俄罗斯走向地中海,走向中东的中转站,如果失去叙利亚这个前进基地,黑海舰队将成为内海舰队。

除此之外,叙利亚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也吸引了一些强人国家的国有石油企业投资。

“滴血的”叙利亚:谁该接受审判?

而在残酷的叙利亚内战爆发前,其内部便极不稳定,加上多方势力插手,改革的停滞不前,叙利亚就像一个没有放气阀的高压锅,出乱子只是时间问题。

当年那个被叙利亚人给予希望的巴沙尔总统,到了今天已经变成了一个为了权力无所不作的怪物。如果这些都不是老阿萨德和他儿子巴沙尔的锅,还能是谁的?

美利坚合众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曾经说过:“The tree of liberty must be refreshed from time to time, with the blood of patriots and tyrants.

It is its natural manure。”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