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东汉末年,瘟疫流行,人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十室九空。

有个河北巨鹿人名叫张角的,发明了一种“符水”,号称能治病,竟然以此聚集数十万人成为他的信徒。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张角插画

张角发明的符水显然就是普通的水,不可能有治病的作用,但人们群起而附,却不得不引人深思。

谁能制作“符水”,谁就是救世主

以东汉末年的技术水平,治疗瘟疫是不可能的。无知的人们一旦陷入绝望之中,就会有病急乱投医的冲动,不管出现什么新鲜玩意,都要奋不顾身去试试。至于有没有用,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对于民众来说,心里寄托比事实更重要。

 

最终,张角靠着“治病符水”聚众造反了,他送给民众的心里寄托成了灭亡汉朝统治的导火索。但朝廷刚开始并没有打击张角,而是坐视其发展壮大,甚至暗中支持。张角直到造反前夕,还在勾结皇帝身边的宦官。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黄巾起义

试想,如果张角是个大忠臣,跟信徒灌输的不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而是“大汉厉害,朝廷强大”,他发明的符水就能够起到安抚群众情绪的作用,导致东汉覆灭的导火索可能会来的晚一些。

因为一旦灾害蔓延不可控,大部分百姓会陷入不知所措的状态,而恐惧下的人们大概率就会去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是不是朝廷处置有问题,是不是地方官有失职的地方,是不是朝廷大员贪墨无度,社会底层长期的积贫积弱以至于失去应对瘟疫的弹性。

在明知官府无力救万民于水火,再加上张角的话术,万民自然而然就有事做了,“治病符水”出现在市场上,万民就会疯狂囤积,而能做“符水”的张角就是东汉末年百姓的救世主。

 

两千多年前的事虽然遥远,我们现在看来却不陌生。

这是板蓝根的时代

 

2003年,SARS肆虐中国。经历了疫情瞒报、大量医护人员感染等风潮后,群众里恐慌情绪弥漫。此时才2月份,虽然大家知道已经死了人,但绝大多数人应该还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病。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2003年的SARS疫情

就在这个时期,坊间出现一种传言,宣称“板蓝根和白醋”可以预防这种怪病。

这个消息迅速引爆了一波抢购白醋和板蓝根的风潮。虽然一直没有证据表明板蓝根、白醋能预防非典,但是在恐慌导致的抢购下,平时廉价的白醋和板蓝根的价格从数元飙升到数十乃至上百元。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南方都市报》的专题报道

此时,2000年前的张角牌符水变成了今天的板蓝根,但群众的反应似乎与两千年前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恐慌,一样的不知所措,一样的崇奉心里寄托。

有如此的精神头,却不去追究疫情初期到底是谁瞒报了,也不去监督疫情扩散之后采取的措施是否得当,更不去考虑如何自我组织起来,互相帮助,共同度过瘟疫的难关。

 

随着气温升高,病毒传播的有利环境消失,SARS疫情在2003年的夏天消失。板蓝根也恢复了原价,从一抢而空变成了无人问津。

 这也是碘盐的时代

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核辐射”的疑云笼罩中国。当日本民众秩序井然从灾区疏散时,中国却流传出了“碘盐可以防核辐射”的流言。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福岛核电站泄露

张角的符水从板蓝根又变成了碘盐,但是,碘盐真的能防辐射吗?谁都不知道,但谁都知道,再不买,盐就买不到了。

 

对核辐射的极端恐惧,对核电站科学常识的极端匮乏,已经让民众恐慌异常。然而,当时国内的主流媒体却还在煽风点火,到处渲染“日本政府应对不力”、“日本核泄漏后果严重”的误导性报道,更加深了民众的恐慌。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类似的报道非常多

如这一篇《福岛放射线量超标上千倍,波及5千万日本人,日本政府:非常正常》,这一篇新闻一箭双雕,既渲染了核辐射的严重,又渲染了日本政府的应对不力。

 

其实,日本政府和东电并没有国内新闻渲染的举止失措,日本核辐射的后果也绝无国内媒体渲染的那么严重。只不过,出于特定目的,国内媒体只能采用如此的宣传手法。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大家都是“听说”

误导宣传一张嘴,无知群众跑断腿。人们在空前焦虑和恐惧情绪下,把盐当成了救命稻草,纷纷抢购。比如:青岛一位“囤盐哥”抢购了7箱盐,1050袋。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抢盐。SARS初起时,医学界不知病因,将其称为“非典”。却以讹传讹,被人曲解为“非碘”,以为是缺碘导致的疾病,引发碘盐抢购。

 

更是双黄连的时代

2020年,SARS风潮过去十七年,福岛核电站事故也过去近十年。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隆化城防,固若金汤

人们总以为,如今已经建立健全了现代防疫应对体系,民众的认知水平也因为屡次历练而变得成熟。但事与愿违,一场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让看似固若金汤的防疫应对体系错漏百出,也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张角符水不散的阴魂。

但与SARS疫情、福岛核辐射不同的是,2020年的信息传递扩散速度变得更快。而信息的传播者也发生了变化,民间的信息传播面临强大的限制性力量,导致几乎所有重要信息的发布都只能来自于具有权力背书的媒体平台。

病毒疫情的扩散需要通过“人传人”,而信息的传播则是一处发出,万众知晓,不容质疑。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权威机构+权威媒体=不容质疑的信源

结果就是,抢购变得更快了。早上各大媒体刚刚像打了鸡血一样宣布《找到药了!双黄连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还没到晚上,药店就被搬空了。

 

当人们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这根本就是误导。双黄连是否能抑制病毒,根本不是什么“新发现”,而是很不负责任的推测,开了个会就宣布了。

至于实验,花了半个晚上就做出来的结果,数据是没有的,效果是肯定的,要追问,就说科学的事情不能讲的太过。

 

如果说前面抢板蓝根、抢盐可能还是民间好事者造谣,那么这次的双黄连抢购风波,权威机构功不可没。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随后的辟谣

先是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十分不负责任地宣布“成果”,后有官媒第一时间“跟进”渲染报道,再加上一些企业推波助澜,在短短一天时间之内就导演了一场抢购双黄连的群魔乱舞。

 

当然,抢购者也不是完全无辜。就算双黄连真的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就算板蓝根真的能预防SARS,就算碘盐真的能防辐射,一哄而上的抢购,所代表的是怕被别人买光自己没得买的心理。体现了对他人、对社会完全的不信任。甚至有一种“我买到了就好,你们买不到关我屁事”的互害心理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凌晨一点排队买药,就不怕聚集性传染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今日之抢购者,甚至还不如两千多年前张角的信徒,他们至少自我组织起来,共同信奉一个神明,互助互爱,以求共同健康。

 

往事如烟,往事又不如烟

一而再,再而三地复制两千多年前的情形,还能说什么呢?

要说这届人民不行,确实也没有什么行的地方。面对疫情肆虐,有多少人在盼望着河南省长这样的“青天大老爷”,却不想想为什么“青天”这么少?面对生命受到威胁,有多少人在微信群里整天转什么“执行力”、什么“相信”、什么“点赞”?面对一群四五十岁的人尸位素餐,有多少人选择视而不见,却像敬奉神明一样吹捧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

但是,一味责怪人民不行,也不对。

个体置身于群体中,本来就会降低思考能力,所不同的仅仅是有的人有能力出污泥而不染,而有的人比较容易被放入群体丧失自我罢了。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为了智商干杯

而民众整体的思考能力、知识水平,也没有必要去苛求,不是谁都有义务学懂化学、物理学、医学的。民众固然缺乏现代公共意识,他们无法信任他人,无法信任社会管理者,无法互助互爱,只考虑如何在危急时刻自己保命。

 

但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呢?

一个现代化的社会,其管理者即使在初期无法做到良好的公共治理,也应当有意识地训练民众,使其具备公共意识,使其具备信任他人、信任管理者的思维习惯和道德品质,最终才能促成社会治理的真正现代化。

 

这两天,你抢了几包双黄连?

唯有信息透明公开,才能避免恐慌

比如,以应对疫情或者处置灾难来说,社会管理者首先要做的就是信息的公开透明。唯有信息公开透明,才能阻止风言风语,人们自然不会盲目恐慌。

唯有信息公开透明,才能让人信任管理者,人们自然也会互相信任。其次是要鼓励和引导民众自我组织,在隔离病患、疏散人群等工作中,有自我组织才能井井有条。

面对一些紧缺的必要物资,有自我组织才能让这些物资及时运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同时让其他人获得最基本的保障。

 

往事如烟,往事又不如烟。在2020年后的某天,张角的符水是否还会重演?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