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编者按:发一篇11月份发表的文章。

11月12日,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两例由内蒙古输入型的鼠疫患者。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已经确诊两例

中国鼠疫自然疫源一共有四个地区,第一个即为内蒙古中部和西部地区的长爪沙鼠鼠疫疫源地,最近处距北京400余公里;此外还包括达乌尔黄鼠的鼠疫自然疫源地;南方家鼠的鼠疫疫源地;西部地区旱獭中的鼠疫自然疫源地。

大理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尹家祥指出:“(现代)随着交通的改善,鼠疫患者可以在潜伏期内到达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鼠疫杆菌

根据不同的感染部位和临床表现可以将鼠疫分为:腺鼠疫、肺鼠疫、败血症型鼠疫、轻型鼠疫和其他少见类型鼠疫。

鼠疫患者传染源主要是肺鼠疫患者,在疾病早期即具有传染性。肺鼠疫病人病情进展迅速,病死率高。此次北京确诊的两例即为肺鼠疫病例。

为什么鼠疫这种疾病会在人群中产生恐慌?

那是因为这种在人类历史上代表“死神”恐惧的瘟疫,曾经造成无数人在饱受折磨后悲惨的死去。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荷兰画家 老·彼得·勃鲁盖尔在1552年创作的名画《死亡的胜利》

在公元6世纪中期,地中海地区就爆发了严重的鼠疫疫情,给了当时的拜占庭帝国以沉重的打击,到了中世纪,鼠疫再次席卷整个欧洲,此次,这场恐怖的瘟疫夺走了欧洲2500万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又过了600多年,死神降临到了遥远的东方——中国东北。

 

20世纪初,国际时尚界开始兴起穿动物皮草的风潮,其中一种名叫旱獭的大型啮齿动物的皮毛受到了人们的青睐,它们的皮可以和珍贵的貂皮媲美。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旱獭

更重要的是市场对旱獭皮的需求日益增加,而抓捕旱獭又非常容易,因此从满洲里出口的旱獭皮,从1907年的70万张增长到1910年的250万张。

 

面对高额的利润,大批俄国人开始招募华工四处捕杀旱獭,无数华工以捕猎旱獭为生,同时以旱獭肉为食。

 

鼠疫病毒就这样,最先由病旱獭传染给了这些捕猎者。

 

1910年10月,位于内蒙古的满州里城,两名从俄罗斯打猎的人回国了,他们选择在一家客栈投宿,但是,谁都没有意料到这两个人就是鼠疫病毒的感染者。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清末,来到满洲里工作的华工

几天后,他们和客栈里的另外两位客人,在同一天死亡,尸体上呈现大片的紫黑色斑点。

 

当时的清廷出于暴风雨来临的前夜,在这种边陲城市死几个人,那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四位死于鼠疫的客人被草草收敛埋葬。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一场持续六个多月,席卷中国北方造成6万多人死亡的大瘟疫,就此拉开了序幕。

 

在1910年火车已经修到了东北三省,鼠疫疫情的蔓延比大家想象的要快,沿着满洲里一路向南,没过多久哈尔滨、齐齐哈尔、长春、奉天等地纷纷沦陷。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大批尸体堆在街道上等待运走

快速蔓延的疫情,正如东三省总督锡良所形容的:“如水泻地,似火燎原”。而其中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便是哈尔滨北部的傅家甸

 

这是哈尔滨的贫民窟,与充满异域风情的哈尔滨市区相比,在这里生活的两万人挤在低矮、潮湿的简易住宅里。

 

从11月8日傅家甸发现鼠疫感染者开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当地因鼠疫死亡的人数就已高达185人。

 

当时疫区的情形:“死尸所在枕藉,形状尤为惨然。”“每天疫死者成倍增长。”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堆积如山的棺木

越来越多的死人,让各个丧葬铺的生意如火如荼,所有待售的棺木很快便销售一空,而大街上多是被冻得硬邦邦无人认领的尸体。

 

就在疫病大肆蔓延时,时任清廷外务部右丞施肇基收到了俄、日两国的照会,俄、日两国以清政府无力控制疫情为名,要求独立主持北满防疫事宜,而所谓的“独立主持北满防疫事宜”,这其中还涉及到教育、商贸、铁路、司法等一系列主权。

 

东三省当时是列强的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日、俄两国的野心蠢蠢欲动,他们发出照会的目的,就是想借独自主持防疫为由,进而图谋中国东北主权。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顾维钧、施肇基、王宠惠(左至右)

内有凶猛的疫情,外有列强的狼子野心。

施肇基现在只有真正控制住疫情才能堵住列强之口,这时候,他想起来一个人:马来西亚华侨、剑桥大学医学博士——伍连德。

1910年12月2日,伍连德临危受命,带着助手前往东北主持防疫工作。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马来西亚华侨 伍连德先生(1879年3月10日-1960年1月21日)

伍连德刚到哈尔滨,就赶赴重灾区傅家甸,此时的傅家甸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大部分死者曝尸街头,最基本的防疫工作和措施都没有,生活在此地的居民多为贫民,几乎无人过问他们的安危。

而面对如此凶猛的瘟疫,普通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民间谣言四起,有人说:“(瘟疫爆发)是日本人在井里投毒,才导致了疫病的发生。”也有人盲目听信“猫尿、鸦片可以治病。

 

当时还没有发明抗生素,而国际上也没有治疗鼠疫的特效药,医学界简单的认为鼠疫就是老鼠传给人的。

 

因此,防治鼠疫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灭鼠。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被临时隔离的人们

但是,伍连德发现,在鼠疫爆发后,东北地区便开始大规模捕鼠、灭鼠运动,可是非常奇怪,在解剖这些老鼠后,在其体内并没有发现鼠疫病菌。而东北的冬天,老鼠活动范围非常小,几乎整日待在窝里,不会轻易出来觅食。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规模的灭鼠后,东北地区的疫情并没有得到缓解。

 

于是,伍连德肯定,此次鼠疫快速蔓延绝不是老鼠造成的。他把目光转移到了死者尸体上。因为,只有通过解剖死者的尸体,才能真正找到此次鼠疫快速传播的原因

 

但在当时的社会中,解剖尸体这种做法实数大逆不道,一旦被当地人知道,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防疫医院的解剖室

为了查清疫情真相,让更多的人免遭横死,伍连德顶着巨大的压力进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例人体解剖,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这些病人尸体的血液中发现了鼠疫菌,通过研究其飞沫传播的方式,伍连德发现了比以往凶险百倍的新型鼠疫——肺鼠疫

 

至此,伍连德坚定的提出,在东北地区肆虐的鼠疫,是通过人的飞沫进行传播的肺鼠疫。 但他的结论,并没有得到其他医生的认同,在争议声中,施肇基决定给伍连德信任与支持,并让伍连德继续主管防疫工作。

 

此后,伍连德的很多建议举措得到了政府的积极支持,比如:吉林省在“各关检疫分所在城瓮内设机器药水,见人消毒”; 在铁岭,向当地民众发送10000多只“呼吸囊”,“勒令人民尽带呼吸囊”;在天津,列出喝开水、吃熟食、注意生活卫生等十条预防措施等等等等。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焚烧疫病者的尸体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运尸队搬运鼠疫死者的尸体

在历代,中国人都讲究“入土为安”,当时在哈尔滨死于疫病者的尸体,大部分都运到了城北的公共坟场,由于人力根本无法挖开被冻得坚硬如铁的土地,这些尸体全被堆放在一起露天停放,前后绵延一里有余。

 

由于鼠疫杆菌在死者尸体上仍可以生存很长时间,所以,坟场中堆放的尸体就成了一个鼠疫杆菌的温床。一旦人或者其他动物接触到这些尸体,病菌又会被带到人群中。

 

而如果想让这些尸体下葬,就要等到来年开春,土地解冻之时才行。

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马上焚尸。

 

但面对焚尸这种严重挑战当时人们传统观念的行为,伍连德心里也没有底,他思来想去,只有请求清廷颁旨,希望这样可以平复民间的反对。

 

三天后,他们终于收到了批文:准许伍医生之请,可依计划进行。

910年,中国鼠疫恐慌"

准备集中焚烧死者棺木

1911年1月30日,正值农历大年初一,200名工人来到坟场,把棺木或尸体堆成一堆,浇上煤油,然后一把火全部烧掉,熊熊烈火和滚滚黑烟把鼠疫拖进了地狱。

 

死者尸体焚烧后,傅家甸一直不断上涨的死亡人数开始出现下跌趋势。一个月后,哈尔滨终于无一例新发感染,无一例死亡。

同年4月23日,清政府宣布:东三省鼠疫肃清

至此,这场肆虐东北地区的瘟疫终于画上了句号。

 

注释:

鼠疫是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自然疫源性疾病,通常在啮齿动物之间流行,偶尔能引起人间流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甲类传染病。北京不属于鼠疫自然疫源地,但依然存在鼠疫输入和传播的风险。

鼠疫是从一只被感染鼠疫菌的跳蚤开始的,感染鼠疫菌的跳蚤在叮咬了老鼠等动物后,这些动物很快就会器官溃烂、出血死亡。随后,跳蚤们又从死亡的动物尸体上跳开,传染更多的动物。

而人类接触那些被感染鼠疫菌的跳蚤或老鼠等动物后,都有可能得上鼠疫。鼠疫菌进入人类的肺部,从而让人感染上肺炎,不断的咳嗽出来的飞沫,就能传染给其他人。一般情况下,人类在感染鼠疫菌后1-2天就会死亡。

鼠疫起病急、病程短、死亡率高、传染性强、传播迅速。特别是败血性鼠疫和肺鼠疫,如果不加治疗,病死率为30%-100%。鼠疫潜伏期较短,一般为1-6天,但个别病例可达8-9天。

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感染鼠疫菌的早期患者使用抗生素就能有很好的疗效。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