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美军战机飞过被点燃的油井

 

1990年8月1日,伊科两国关于石油的问题谈判宣告破裂,蓄谋已久的萨达姆下令攻占科威特,誓言要把科威特变成伊拉克第14个省。

1991年1月17日,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轰炸巴格达,伤亡10多万人的海湾战争终于爆发。

这场持续6个月的战争在当时的中东局势下是不可避免的,而这场战争的肇始就是源于刚刚结束不久的八年两伊战争。

 

1979年,强人们集体上台

1979年初,萨达姆虽然身为伊拉克副总统,但是在事实上,他已经站在伊拉克权力金字塔最顶端。

很快,识时务的艾哈迈德·哈桑·贝克尔就把总统宝座交到了萨达姆的手中。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艾哈迈德·哈桑·贝克尔

 

历史曾反复告诉我们,当政治强人攀登上他日思夜想的权力顶峰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开展“忠诚不Absolutely,就是Absolutely不忠诚”的运动,而想要得到下面人“忠心”,就必须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权力。

于是在1979年7月底,萨达姆在巴格达召开了一场“抓叛徒”大会,他拿着一份所谓的“叛徒”名单,每叫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就会被会场内的士兵带走,随着被抓走的人越来越多,会场上恐怖、压抑的气氛到了顶点。

终于有一个人受不了了,他毫无预兆的站起来,然后高举着一只手,用颤抖的嗓音不断重复的高喊:“复兴党万岁!萨达姆万岁!”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臣服于萨达姆

 

随后,在场的除了萨达姆之外的所有人都站起来振臂高呼:“复兴党万岁!萨达姆万岁!”

这场“抓叛徒”大会,正式宣告所有伊拉克人,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老大;而登上权力顶峰的萨达姆野心不断膨胀,他下一步要干的就是彻底掌握波斯湾的主导权。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霍梅尼走下舷梯回到阔别已久的伊朗

 

与此同时,邻国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流亡在外被伊拉克什叶派大阿亚图拉西斯塔尼庇护的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飞回德黑兰。

霍梅尼回到伊朗后受到群众极其热烈的欢迎,在与国内盟友联手之下,就把世俗的巴列维王朝轻松推翻。

然而,让伊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个宗教学者也是一个强人,甚至他比邻国的萨达姆还要略胜一筹。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欢迎霍梅尼回国的人群

 

当霍梅尼顺利成为伊朗最高领袖之后,其展现权力的方法几乎和萨达姆如出一辙,大批前巴列维王朝军队的高官和军队领导人被肉体消灭,同时建立了一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军队——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而那些曾经帮助过霍梅尼的左翼盟友和反对派纷纷被他下令吊死,伊朗在世俗化58年后,蜕变为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

那些参与过伊斯兰革命的伊朗人根本不会相信,在随后的10年中,他们不仅将承受世俗生活的剧变,还要承受血与火的洗礼。

 

血战前的冲突

1979年,伊朗发生的剧变,对于它的邻国伊拉克来说,这不仅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一个潜在的危机。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两伊战争时期的萨达姆

 

在萨达姆看来伊朗的剧变,首先让其社会陷入动荡民心不稳,在加上霍梅尼在军中的大清洗,整个伊朗难以承受一次“闪电战”的突袭。

其次,由于伊朗是一个什叶派掌权的国家,偏偏伊拉克人口中大部分也是什叶派,作为执政者的萨达姆立即觉察到了其中的危险:伊朗革命会成为伊拉克什叶派造反的榜样。

这两个国家有着太多的不同:政教合一的伊朗支持泛穆斯林主义,强调全世界什叶派的大联合,梦想成为伊斯兰世界中什叶派的领袖;而作为逊尼派的萨达姆不仅强调国家主义,同时也梦想取代埃及成为逊尼派的首领。

在伊拉克国内的什叶派蠢蠢欲动,试图发起革命,而伊拉克北方的库尔德人也感受到了伊朗革命的号召,加强了独立运动。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

 

作为回应,伊拉克大力支持伊朗胡济斯坦(Khuzestan)的阿拉伯人造反,这里是有名的产油区,萨达姆梦想着能把这里吞并,成为伊拉克的一部分。

除了认为对方是绊脚石以外,两国由来已久的领土问题成为这次战争的导火索。

 

两国有争议的领土主要是阿拉伯河,这条河由著名的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汇合形成,流入波斯湾。

 

伊拉克和伊朗的石油都是通过这条河把石油运往大海,但属于伊朗一边的水位较浅,不能运输更多的石油,而伊拉克一边的水位较深,于是1975年,在伊朗的反对下更改了阿拉伯河的国界,双方签订了《阿尔及尔协议》,但伊拉克对更改结果并不满意。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入海口一段和伊朗国境重叠

 

由于阿拉伯河是伊拉克唯一进出波斯湾的通道,因此对伊拉克来说十分重要,一旦和伊朗交恶,这条石油运输通道就会受到严重的威胁。

还有就是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其最窄的处只有54公里,1971年,伊朗出兵占领了波斯湾上的阿布穆萨岛、大通布岛和小通布岛,如果伊朗需要,随时就可以把海峡封锁起来。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图中红色标注为伊朗控制的海岛

 

一旦霍尔木兹海峡被封锁,伊拉克就彻底成为一个内陆国家。

现在,伊拉克最大的障碍就是伊朗,随着两国冲突摩擦不断升级,萨达姆认为自己的实力远在对手之上,所以决定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1980年9月22日,萨达姆毫不犹豫的扔下了战争色子。

 

中东血海

在正式开战前,我们先来看一下双方军力对比,伊拉克陆军算上预备役大约有43万人,坦克2200辆,各式火炮3000门,空军2.8万人,拥有450多架战机100架直升机;再来看伊朗,陆军(包括正规军、革命卫队、预备役)大约70万人,空军7万人,拥有450多架战机500架直升机,双方海军可以忽略不计。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两伊战争时期的伊朗军队

 

从纸面上看,伊朗似乎略胜一筹,但是,伊朗革命后,遭到西方制裁,战机配件供应不足,加上军中的大清洗,除了革命卫队意外,整个军队的战斗力极其有限,唯一的优点就是伊朗的战争潜力要强于伊拉克。

1980年9月22日,萨达姆下令伊拉克空军对伊朗发动威慑性进攻,试图将伊朗空军在地面上摧毁,妄图通过一场闪击战将伊朗制伏。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场闪击战最终会变成一场可怕的持久战。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摧毁的伊朗C-47

 

首先出动的伊拉克空军,没有对伊朗空军基地进行反复轰炸,扔下炸弹就往回跑,导致伊朗空军没有受到毁灭性伤害,当天晚些时候,伊朗空军派遣飞机进入伊拉克境内进行了还击。

随后,伊拉克出动地面部队5个师又2个旅,1200余辆坦克,分北、中、南三路向伊朗进攻。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朗巴列维王朝遗留下的F-14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面对只有火箭弹和燃烧瓶的伊朗军队,伊拉克陆军在坦克的掩护下,深入伊朗境内达80、90千米,占领近2万平方公里的伊朗领土。

11月3日,伊拉克坦克部队包围阿巴丹,切断其供给以迫使守军投降,在释放了一些前王军的指挥官后,伊朗人抗住了伊拉克的第一波进攻。

 

1981年1月,缓过劲儿来的伊朗开始逐步发起了反攻。

虽然武器装备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不如敌人,但伊朗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尤其是加了信仰Buff的人海战术,更是让敌人肝胆俱裂。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在两伊战争期间,伊朗童兵主要在16-17岁之间,大约伤亡9500名

 

比如:在1982年7月进攻巴士拉的战役中,伊朗军队中的毛拉们把塑料钥匙发给一群十几岁的儿童,然后告诉他们这是通往天堂的捷径,鼓动这些狂热的孩子冲过地雷阵,用他们的肉身引爆地雷,然后正规军在通过。

这种儿童自杀性冲锋对伊拉克军队同样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冲击,因为他们也没见过这种残酷的战争手段。

“敢于牺牲,勇于冲锋”的伊朗军队迅速将战线推进到了伊拉克境内,并且使用了一套非常伊朗式的作战方式。即先让杂牌军打头阵,摸出伊拉克阵地的薄弱之处,再用正规军做第二波冲锋,打开缺口,最后用装甲化部队将伊拉克人分割包围,各个歼灭。

伊拉克军队终于领教了什么叫“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在伊朗指挥官看来,这种人海战术虽然卑鄙但是极其有效,打得伊拉克军队节节败退,甚至其先锋部队一度打到巴格达。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1981年9月22日,伊拉克占领的土地,不过很快就被伊朗反杀

 

为了避免伊朗成为中东霸权,伊拉克获得了大量的国际援助,五大常任理事国都给双方卖过武器。

但是,伊拉克和伊朗不同的是,伊拉克在国际上不仅有明面上苏联的支持,背后还有西方国家的援助,更是得到了逊尼派主政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埃及等国家的全力支持,而伊朗经过本国革命和德黑兰人质事件,在中东甚至是国际上基本就是孤家寡人。

最有意思的是,在这八年的过程中,西方国家都在竞相帮助伊拉克发展大规模先进武器,比如黑色腋窝的法国人帮助萨达姆搞核反应堆。

为了取得最后胜利,双方无底线的袭击对方的基础设施,大型城市,轰炸炼油厂和油田,偷袭输油船,双方都试图用这些手段致对方于死地。

1982年6月10日,当伊朗在第二阶段取得对伊拉克优势的时候,伊拉克准备求和,但是伊朗提出“只有萨达姆下台”才能停战,这实际上等于想将战争继续下去。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1987年,伊朗西阿塞拜疆遭受先进武器袭击的受害者

 

伊朗用人海弥补了武器上的差距,竟然从守势转为攻势,于是,萨达姆准备用先进武器(芥子和神经毒气)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些大规模先进武器也成为了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的理由。

随后,在1982年7月至1984年3月,两年时间中,伊朗军队不断展开对伊拉克的大规模攻势,可能看到先进武器对付人海战术尤其有效,萨达姆数次使用先进武器对伊朗军队进行反击。

顺便提一下,萨达姆这种强人不但对敌国士兵使用先进武器,对本国平民使用起来也毫不手软。

比如:就在两伊战争即将结束的1988年3月16日,为了惩罚在战争中支持伊朗的本国库尔德人,他命令空军在哈拉卜贾省的库尔德村庄中投下了毒气弹,在这次攻击中,有超过3000名以上平民死亡,近万人受到伤害。

 

战争与和平

从1984年3月开始,战争转入长期消耗战。为打击对方经济,双方在波斯湾开展“袭船战”,至战争结束,共有约400艘船只在袭船战中被袭击。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快艇使用群体战术

除了袭船战意外,为了动摇对方民众战争意志,双方在1985年开始无差别空袭对方城市。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从上到下分别是:空袭、导弹、先进武器投放点

 

直到1986年,为了尽快结束长期战争带来了巨量消耗,伊朗方面便蓄积力量,打算发动大规模攻势迅速结束战争。

伊朗组织3万多士兵,强渡阿拉伯河,占领了伊拉克南部的石油产区法奥半岛。虽然伊拉克使用了先进武器,但伊朗军队吸取战争前期的教训,有了更充分的准备。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带着防毒面具的伊朗士兵

 

1987年1月9日,伊朗再一次发动了大规模军事行动,动员近20万人参战,这一次不仅突破了伊拉克苦心经营的巴士拉外层防御圈,伊朗的炮兵还用重炮轰击巴士拉城。

但是,经过近两个月的鏖战,伊朗在付出近10万人伤亡的代价后,仍未攻下巴士拉,随后,伊朗撤军。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朗部队发射152毫米榴弹炮

 

双方在随后的几个月中虽然仍有冲突,但是双方均已无力再组织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此时,两伊战争已经打到第七个年头,双方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以至于后来有人这样评价两伊战争——“用20世纪80年代的武器,打得一场本世纪初的战争”。

即便持续如此长的时间,造成如此大的人员伤亡,但是一个是大权在握的伊拉克强人,一个是有几千万狂热信徒的宗教领袖,谁也不肯轻易示弱。

到了1988年,这场原计划只打几个月的战争已经进入到了第八个年头,萨达姆终于受不了了。

随着战争的进行,伊拉克的石油出口跌至谷底,伊朗也产能降低到了战前的三分之一,而伊拉克的军费开支一度占到了GDP的一半以上,除此以外,伊拉克更是欠下八百亿美元的债务。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拉克装备的中国69-2型坦克,战争期间伊拉克一共从中国购买了近3000辆69-2型坦克

 

1988年4月到7月,伊拉克不仅收复法奥地区并且攻下了伊朗中部城市代赫洛兰。7月16日,伊拉克主动撤军,并向伊朗表示了停战的愿望。

第二天,伊朗总统哈梅内伊宣布接受联合国598号决议。1988年7月20日,霍梅尼在广播中极不情愿地宣布伊朗将接受停火。

他在讲话中说:“那些为国捐躯的人是幸福的。那些在战场中死去的人是幸福的。而我却只能不幸地活在这里,饮下这杯毒药。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斯法罕的伊朗烈士公墓——真正的“纵做鬼,也幸福”

1988年8月8日,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宣布两伊将于8月20日开始全面停火。

至此,两伊战争宣告结束。

 

强人战争的结局

虽然这场战争直接花费超过两千亿美元,两国的国境线在战争后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却改变了中东甚至是世界的走势。

八年战争中,伊拉克承认伤亡人数为35万人,另有6万人被伊朗俘虏。损失作战飞机250架,坦克2000多辆,火炮1500门,舰艇15艘;伊朗宣称死亡30万人,损失作战飞机150架,坦克1500辆,火炮1200门,舰艇16艘。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伊拉克在科威特的坦克坟场

 

然而据外界估计,在此次战争中产生的伤亡可能接近100万,也是为什么苏将军会被成为“活着的烈士”,因为能从这场残酷战争中完整走出来的战士,就是“活着的烈士”。

当然,具体造成多少伤亡,这不是双方强人关心的问题,让萨达姆操碎了心的是战后上千亿美元的重建费用和战争欠下的巨额外债。这些债务大部分是来自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当初积极援助的逊尼派联盟在要债方面也十分积极。

在巨大债务压力下,萨达姆将目光投向了伊拉克南边的石油小国科威特。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1990年科威特的国内生产总值184.28亿美元

 

而中东国家为了遏制萨达姆的野心,允许本国的领空和领土为美军使用,危急虽然解决了,但这让美国的军事存在长期影响中东局势。

中东国家对此不满的民众挥舞着极端主义和民族主义两杆大旗,投入到了恐怖组织的怀抱。比如:本拉登的两大诉求就是美国从中东撤兵并在沙特建立更符合教义的廉洁政府;伊斯兰恐怖主义因为美军的介入开始走向全球化。

这场战争的另一面,虽然这场八年的战争让整个伊朗陷入了苦难之中,但是最高领袖霍梅尼借助战争巩固了自己的对军队的控制和在民间的威望,其随后的接班人开始对核武器和输出革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左:哈梅内伊 右:蒙塔泽里(软禁至死)

 

两伊战争刚结束,霍梅尼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当看到自己钦定的接班人大阿亚图拉蒙塔泽里有了贰心,不再那么忠诚时,霍梅尼果断剥夺了他的继承者地位。

然后,把虽然学识不足但是忠于革命的哈梅内伊钦定为自己的继任人。

当为“伊朗革命奉献一生”的霍梅尼死后,其15名孙儿女中,有很大一部分支持伊朗改革运动,其中霍梅尼的孙女扎赫拉·埃什拉吉、长孙哈桑·霍梅尼不仅支持伊朗改革运动,还和改革派领导人穆萨维持相同一观点。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1990年4月,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向伊拉克军队发表演讲

 

另一边就没那么幸运了,时间走到1991年2月,当波斯湾战争开始时,伊拉克强人萨达姆自信满满的说:“我们将一直追赶(美国人)至天涯海角,高高的钢塔也保护不了他们免受真理之火烧灼。”

0年前,中东地区成了“血海”"

被美军抓获时的萨达姆

 

而当2003年12月被美军从地洞里擒获时,昔日的强人向敌人说:“我的名字是萨达姆·侯赛因,我是伊拉克的总统,我想谈判。”

2006年12月30日,被伊拉克当局处绞刑;行刑前,萨达姆被要求取下黑色帽子(伊拉克处死死囚时,会在头上罩一只黑色的锥形口袋),但获准留着灰色头巾。

在走向绞刑架时,萨达姆手持《古兰经》,没有做出任何请求,他告诉目击者只有四个字:“不要害怕。”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