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1934年,希特勒带人冲到巴伐利亚的冲锋队总部,带着一根鞭子走进了罗姆的卧室。

随后,希特勒对着这位亲密战友吐出了几个字:“罗姆,你被捕了。”

 

而在另一间房屋内,另一位冲锋队高级指挥官海内斯和他十八岁俊美的随从军官已经被控制。

这位指挥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睡醒的他还说了一句:元首好。

他们不过是希特勒集权过程中的小插曲,却被一些人解释为Nazi党与同性恋者之间联盟的破裂。

可惜,这些人实在错的离谱。

 

由X乎的一个答案说起

在简体中文网络上有太多的懂王,而X乎则汇聚了一批懂王中王。

 

他们往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就开始回答一些极其冷门的问题,以此博得拥趸们的点赞和崇拜。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高赞回答

比如在这个答案里,答主张口就来“Nazi党是同性恋们助力推上台的”。

这个答案让笔者异常的尴尬,因为这位答主只知道Nazi冲锋队里同性恋风气盛行,但不知道的是Nazi是一个极端恐同的政党。

冲锋队的大哥是个同性恋

 

魏玛共和国《刑法》第176条规定,禁止男性之间的月工交(中文翻译的很含蓄,原文如此)。

但是法学家没有想到一个问题,只要不是傻子或者当场被抓,谁会在法庭上承认发生过月工交了?

所以,这条法律很难被具体执行。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1919年在魏玛通过宪法,成立共和国(魏玛共和国),图为欢呼共和国成立

当时,作为德国议会第一大党的社民党长期支持解除对边缘人群的压迫,他们非常满意这套法律。

而议会中保守的中央党和社会党是恐同先锋,但处于选情劣势的保守派无力推动修改相关的法律。

但Nazi党的崛起让保守派看到了翻盘的希望。

因为集反犹主义、泛日耳曼主义、优生学、所谓的种族卫生学、地缘政治扩张主义等一身的Nazi党,对一战后的德国人来说实在太有诱惑力了,他们有很大潜力成为国会中一大势力。

Nazi能在之后的全国选举中取得成功的秘诀之一就是——敢下黑手。

着色  图片微博@安豐邑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褐衫军成员和元首合影 后期

而干脏活全靠Nazi党的一个准军事组织——冲锋队(褐衫军),这个由流氓和打手组成的组织专门去恐吓选民,干扰社民党的动员大会,殴打敌对候选人。

其最高指挥官罗姆,一神军装,配有手枪,但依然掩盖不住罗姆脖颈上的玫瑰芬芳,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仿佛都在说:“小胡子的战友有着丰富的双重生活”。

没错,作为冲锋队首脑的罗姆是个同性恋,这在Nazi党内不是个秘密。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日后臭名昭著的希姆莱也不过是罗姆身后的小跟班

虽然右翼的准军事组织恐同是常态,尽管Nazi高层与元老知道罗姆经常出入特殊酒吧,但是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些。

因为没有什么比Nazi党的利益更重要,只要罗姆能搞来军火,就算他是犹太人又如何?

 

实际利益远比Nazi宣扬的意识形态重要多了。

 

与此同时,罗姆本人的思想极其怪异,作为一个同性恋支持保守主义,站在了极右翼政党的一边,其荒唐程度就跟在1945年的犹太人支持Nazi党一样。

在理论层面上,Nazi党反同吗?

希特勒思考过这个问题,最后的结论却让人啼笑皆非。

作为清一色的男性构成的Nazi党,认为女性最大的功能就是让日耳曼民族延续下去,乱搞男女关系就会破坏革命的纯洁性。

从希特勒认为的“日耳曼传统”来看,男人与男人之间可以发生性关系,但是不能有爱情。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罗姆紧跟在希特勒身后

这反同的角度确实独树一帜。

而对于罗姆的同性恋问题,希特勒认为没有必要小题大做。

因为罗姆出了名的是个好军人,组织能力极强,但是不懂政治,不可能威胁到希特勒的位置(同性恋不可能当Nazi领袖)。

而希特勒有多放心和重视罗姆呢?

1932年是总统选举年,Nazi党推选希特勒参加总统竞选。

同年3月,中央党的赫尔姆特·克洛兹(HelmuthKoltz)出版了罗姆和他的同性恋友海姆松特的信件,并且取名为“堕落的罗姆”,借此打击Nazi党的选举。

在随后的两个月里,《堕落的罗姆》的复本被复制达几万本,在整个德国流传。这种在和右翼政党争夺选票的时候,按说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什么正面政治资本。

但是,这时候希特勒觉得罗姆在选举中的“正面作用”超过了这些负面影响。

当罗姆第二次担任冲锋队指挥后,一改往日的散漫作风,积极扩张冲锋队的成员,在罗姆的努力下,冲锋队队员人数翻番,到了75万人,全国都有支队。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Nazi从1919-1938年的

在恐吓选民过程中自然少不了他的助力,1932年Nazi党有了33.1%的选举成绩,军功章有罗姆的一半。

而希特勒自然在党内演讲里保证,罗姆的地位在其担任总统后不会改变。

一直到“长刀之夜”前,同性恋对于希特勒来说都不是一个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罗姆强烈的支持“二次革命”。

祸起革命

1932年,希特勒输给了右翼候选人兴登堡。

而后希特勒通过操纵国会纵火案,以及一系列的政治交易,使得Nazi党成功成为德国唯一的执政党,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革命。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希特勒与兴登堡

激动的Nazi党人废除了地方议会,党务代表夺取了各个州的权力,冲锋队袭击犹太人,打砸骚扰犹太人的家。

不懂政治的罗姆认为,期望把主要工业企业国有化,扩大工人的控制权,没收旧贵族的田产然后再分配。

而希特勒成为总理远远不是Nazi党的最终目标,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解除内部和外部压迫的新德国。

但是,在目标完成之前革命果实有被窃取的危险,所以有必要发动武装暴动,罢黜现总统,废除军队,重建一个“新德国”,这就是二次革命。

罗姆的政治愿景让那些支持希特勒上台的商界人物感到不安,希特勒迅即向商界保证不会有二次革命。

这让罗姆与希特勒的矛盾激化,罗姆甚至公开批评希特勒没有把革命贯彻到底。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冲锋队

1934年2月,罗姆要求470余万人的冲锋队与德国国防军合并。但是,德国军人的荣誉感,让他们坚决反对这群乌合之众的加入。

随后,被罗姆二次革命理想鼓动陷入疯狂的冲锋队,不断上街制造事端,他们威胁说任何敢背叛革命理想的人都会遭到冲锋队无情的报复,德国各地开始陷入混乱。

同年6月,国防部长勃洛姆堡以兴登堡总统的名义向希特勒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德国社会继续陷入混乱,那么,总统会考虑颁布戒严令。

一旦兴登堡颁布戒严令,希特勒窃取到的权力将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这是希特勒绝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情。

没有选举压力,冲锋队的存在对Nazi党来说与定时炸弹无异,而看到冲锋队不再受到自己控制,除掉罗姆便正式进入到了希特勒的日程。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恩斯特·罗姆(1887年11月28日一1934年7月1日)

在元首的授意下,戈林,戈培尔,希姆莱都参与到了剪除罗姆的阴谋中。

1934年6月30日,在绕开国家的公检法程序后,希特勒自己亲自逮捕了罗姆。

被逮捕后的罗姆要求“阿道夫亲自来见我。”可惜他没见到希特勒,他最后看到的是日后达豪集中营的负责人——艾克拿着勃朗宁手枪的影像。

而对于长刀之夜,希特勒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一场平叛行动,罗姆正在和国防军的施莱歇、格雷戈尔·施特拉塞尔(这两人都得罪了Nazi党,在长刀之夜被清洗)以及法国政府计划推翻政府,密谋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随后国会火速通过了带追溯性的法律承认了造成了一千多人死亡的长刀之夜是合法行动,司法部成立了特别调查委员会,发现了冲锋队令人震惊的堕落。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在德国,没人能威胁元首

乱搞男男关系、贪污腐败、目无王法、团团伙伙搞阴谋。其中最严重的罪名就是:冲锋队反对希特勒。

罗姆在冲锋队机关大楼里养漂亮男青年的事情根本不是重点,因为Nazi党报《种族观察家》用两个版面揭露了猪狗不如的叛徒罗姆是如何反对元首的。

罗姆和冲锋队的故事,是个卸磨杀驴的典型故事,随着罗姆和反对希特勒的人被清洗,曾经不可一世的冲锋队也被逐步解散拆并,彻底消失。

这里有的只是君权受到军权威胁的现实故事,唯独没有同性恋群体支持希特勒的神话。

同性恋为何被迫害?

那么问题来了,Nazi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关注起同性恋呢?

就在罗姆被清洗,党卫军首领希姆莱变相继承了罗姆的地位之后开始的。因为,肃清罗姆余毒是Nazi党甚至是整个德国社会的头等大事。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海因里希·鲁伊特伯德·希姆莱(1900年10月7日一1945年5月23日)

在恐惧的支配下,希姆莱利用自己是德国警察头子的位置,积极的清除不守纪律的叛徒,反社会的病态元素。

为了讨好保守分子,甚至在1935年推动修改了德国的法律。

其中“亲嘴或过多的接触都可能当成同性恋被送上法庭”,如果法庭不能处理,那么就送到集中营。

希姆莱对同性恋问题有着一套成熟的解决方案。

这种对同性恋群体的迫害,首先表明了希莱姆对元首的忠心,必须彻底划清与罗姆的界限。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充满男性荷尔蒙的会见

另一方面,也使Nazi党高层再也没有顾忌。

没有公开出柜的领导,直男迫害起威胁日耳曼民族繁衍的同性恋群体,就会毫不手软。

而作为逃过一劫没被希姆莱扔集中营的Nazi党中的同性恋,估计他们迫害起来会更加卖力。

结论

哪有那么多的意识形态,说到底都是现实政治利益的考量(并且Nazi党也不是靠选举上台的)。

死去的罗姆不是因为同性恋的身份,而是因为他看不清大局。终其一生,按照历史学家海耶茨的说法,“他只是个政治的士兵”。

其实,哪怕罗姆看清希特勒的心,不搞什么二次革命,他也难逃一死。

长刀之夜前,冲锋队有470万人,国防军才10万人,这么大的一只军队,让元首拿什么赏他?

Nazi上台的原因很多,不要因为里面有几个同性恋参与过,就产生同性恋群体支持Nazi的幻觉。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难道汪精卫投靠了日本人,整个沦陷区的民众就成了汉奸吗?

群众中肯定有坏人,而以偏概全,信口开河说整个少数群体帮助Nazi上台,这种人是真正的坏X没跑了。

最后说一句,那些助纣为虐的同性恋,即便逃过后面的清洗和战争,地狱的绞刑架上也少不了他们的位置。

 

 (完)

 


同性恋群体帮助纳粹上台吗?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