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前段时间跟大家聊过关于狗的历史。

那么,历史上人类对猫都是什么态度,古代人是不是也像今天是的这么爱猫,把猫当主子养?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关于人与猫的历史。

从唐到宋,养猫成了产业

中国历史上对猫一直都比较友好,不过真说把猫当宠物是中唐以后。

在初唐和盛唐时期,因为国富民强,唐朝跟外界的联系也比较频繁,再加上这个时候的唐人都比较尚武,所以达官贵人们养的宠物都以犀牛,大象这种重量级选手为主。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唐 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到了中唐时期,因为经历了安史之乱,把原来唐人身上的精气神都给打没了,精神一萎靡直接就影响到宠物身上,人们开始养体格娇小性格温和攻击性弱的宠物,于是养猫就占了社会主流。

到了宋朝时期,养猫开始成为一条产业链,市场上有卖猫窝的,有卖猫粮的,还有专门给猫进行美容美发洗剪吹的。

陆游还给自家的猫写过诗,大家小时候应该都学过那首《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晚上听着风雨声睡觉,梦见的都是自己带兵打仗收复失地。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宋《富贵花狸图》

不过《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一共有两首,另一首是: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这个狸奴指的就是猫,所以这一天陆游干了两件事,一边抱着猫一边想怎么北上讨贼。

明代皇帝都是猫奴

又过了几百年,中华大地改名换姓,姓朱的一家人坐上了皇帝的宝座。

基本上老朱家每一任皇帝都特别喜欢养猫,不是因为故宫闹耗子,是因为他们发现猫容易发情,一发情就找异性交配。

这时候就可以把皇子叫来,借这个教皇子生育之理,老师不好意思告诉你的东西让猫告诉你,等于是拿动物世界当毛片看。

能在宫里当性启蒙老师,猫的地位也是急剧攀升,简直到了位极人臣的地步。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明世宗朱厚熜(1507年9月16日—1567年1月23日)

嘉靖皇帝就有一只狮子猫,据说这猫极通人性,皇帝出门都是由这只猫前边带路,有时候皇上炼丹炼成了,还顺手给猫也分一颗,希望将来得道成仙以后,把猫也给带升天。

没想到这猫的道行比皇帝深,嘉靖吃完仙丹没事,猫吃完挂了,提前升天。

老皇帝听此消息是伤心不已,你咋抛下我一个人走了,不但打了口黄金的棺材给它下葬,还命臣子们为爱猫写悼词。

这些御用文人纷纷挥毫泼墨,来表达自己的悲痛之情,其中礼部侍郎袁炜才思敏捷,写了篇洋洋洒洒的马屁文章,里面有“化狮成龙”这四个字,给皇帝看的龙颜大悦。

袁炜也因为这篇文章官运亨通,没几年晋升为礼部尚书,又没几年晋为少傅兼太子太傅,建极殿大学士。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明神宗朱翊钧(1563年9月4日-1620年8月18日)

嘉靖的孙子万历,爱猫爱的更是无以复加,他给宫里的猫加官进爵,发放俸禄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最为奇特的是把公猫叫做“小厮”,母猫叫做“丫头”,把绝育的猫称为“老爹”,不知道他爸爸在九泉之下听见以后该作何感想。

这些有了品级有了俸禄的猫也是恃宠而骄,看见人根本不躲,反而是迎着脸扑过去,不少年幼的皇子都因为这个被吓出毛病。

既然猫的地位这么高,它就从来没被人搬到餐桌上么?

估计有人干过这事,但猫肉实在太难吃,《本草纲目》就提到过,说这东西的口感是酸的,不管怎么烹饪,往里加多少作料,这个酸味总是去不了。

虽然说,到了饿死的边缘,大家不会在意猫肉的味道,但大多数时候,古人又不是吃不起饭,与其费力不讨好的去吃猫肉,还不如去买一些别的肉食。

再一个猫在古代属于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不少民间故事都说猫眼能看透阴阳,还说猫有九条命,这些灵异的故事一传开,那就算猫肉再好吃,也没人敢吃。

“烧死那只猫!”

跟中国相比,欧洲人对猫就野蛮多了,中世纪的猫甚至和女巫一样,成为欧洲人驱魔的对象。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举行加冕仪式时,就把上百只猫扔进火里祭天,而在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国王查理一世准备逃走的当晚,一只黑猫就陪伴在他的身边。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查理一世(1600年11月19日—1649年1月30日)

结果到了第二天,企图逃跑的国王就被资产阶级革命军当场抓走,不久之后被推上了断头台。

事后有英国民众认为,那只黑猫背叛了国王,将国王企图逃跑的消息泄露给了革命军。所以英国人就觉得,猫肯定是魔鬼的化身,尤其是黑猫,那简直是不可接触的生物。

除了英国之外,在欧洲大陆上的法国,也对猫有很深的成见。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十六世纪晚期插画 女巫在喂养她的家庭成员

中世纪的法国有一个圣约翰节,这个节日基本上在夏至前后,每年到了圣约翰节人们就会到巴黎市政广场,举行非常特别的庆祝活动,把几十只猫装进袋子里,然后放在挂在火刑柱上点火烧死,人们就一边听着猫的惨叫,一边欢快起舞,庆祝自己驱魔成功。

勃艮第也有一个类似的节日,节日内容就是全民上街抓猫,然后直接摔死或者扔到河里淹死。

人们虐猫虐的不亦乐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

很快,整个欧洲猫的数量急剧减少,老鼠的数量呈井喷式增长,这些老鼠和黑海沿岸的病人一起,带来了人人闻之色变的黑死病。

颜值救了猫命

那猫在欧洲是怎么翻身的,这主要是两个因素在起作用。

一方面中世纪晚期的欧洲画作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白猫,这时候欧洲人开始认为白猫是天使的化身,专门克那些魔鬼变的黑猫,所以养只白猫能保一方水土平安。

另一方面是十六世纪开始,很多产自东方的猫,比如说叙利亚猫和波斯猫被引进欧洲,因为这些猫颜值高,还是稀有物种,就很受欧洲人的喜爱。

那些王公贵族和富裕的市民都愿意花大价钱去养一只波斯猫,给它们缠丝带,戴项圈,洒香水,甚至还让猫跟自己一起用餐。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在这些人的引领下,平民阶层也想养只猫玩,但是东方猫太贵养不起,那就只好养一只欧洲田园猫。

此后,欧洲出现了很多跟宠物猫有关的文字作品,猫的形象也变的越来越文雅,那你说形象都变好了,也成宠物了,再像以前那样用猫祭天,就不太合适了。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荷兰动物女画家 Henriëtte Ronner-Knip(1821~1909) 猫主题绘画作品

所以在这些猫主人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欧洲城市不再对猫施加火刑,前边提到的巴黎圣约翰节烧猫,也被路易十四在1648年废除。

打这儿起,猫的地位也就越来越高,在民间的地位已经不言而喻了,成了家里的主子。

到了现代,一些国家政要也喜欢通过养猫来塑造自己的亲民形象。

例如,从撒切尔夫人开始历任英国首相,都会在唐宁街10号养只猫。

猫的历史:从魔鬼走向宠物C位

唐宁街首席“捕鼠官”拉里

如今的“英国第一猫”拉里在2011年2月正式进入首相府,虽然抓老鼠的能力一直让人质疑,不过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它已经成为了唐宁街最大的网红。

如今它存在于首相府的最重要任务可能是卖萌。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