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就在我们为防控疫情拼尽全力的时候,一艘百慕大籍邮轮吸引了全世界关注的目光,这艘名为“钻石公主号”邮轮成为继武汉之后,第二个病毒爆发地。

谁感染了钻石公主号?

2020年1月20日,一名80岁香港老翁于日本横滨港登上启航的“钻石公主号”,经过5天的邮轮旅行,老翁于香港启德邮轮码头上岸。

 

该老翁上岸一周后(2月1日)确诊感染新冠状病毒。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停泊在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

自老翁确诊之后,钻石公主号邮轮就从2月4日起停留在横滨港大黑埠头,日本政府对船上人员进行个人舱房隔离14日,直到这时,有相关症状的人员才接受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检疫。

也就是说,在钻石公主号被隔离之前的10天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

截至2月19日,邮轮上人员已有621名确诊,这是除中国大陆以外人数最多的群聚感染。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感染人数不断增加

但是经过多日隔离后,邮轮上的生活环境条件逐步变差,且一些慢性病患者因为所携带药物用完而无药可服用,纷纷向外求助。

 

因此厚生劳动省于2月13日宣布将让80岁以上旅客、有慢性病旅客以及住在无窗房间的旅客在检验阴性的前提下提早下船,移动到政府指定地点隔离至2月19日为止。

随后,日本厚生劳动相再次表示,钻石公主号上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阴性的乘客可以从19日起下船。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但是,另一个方面,该邮轮的确诊人数以单日数十人的速度猛增,最高单日新增了99名确诊感染者。两周时间里,总确诊人数从10人增至621人,并有两人死亡。

 

同时,医学界注意到,这艘邮轮上的病毒似乎格外狡猾隐蔽,确诊的621人里无症状感染者高达321人,占比超过50%。

 

原本孤悬海外的邮轮本可以做到控制疫情的传播,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却是失败了

 

邮轮隔离为何失败?

 

事实上,在该邮轮不断攀升的确诊人数证明了“在条件完备、如此现代化的空间内,隔离依旧存在巨大局限性”;船内各类人种都被感染,证明了全人类的普遍易感性;而在专业人士介入下依然发生大规模传染,说明病毒传播途径多样性

 

在封闭的邮轮上包括已经确定的飞沫、接触、粪口传播;也有可能通过中央空调系统和通风系统、下水道系统进行传播。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邮轮内部环境

而在确诊者中,无症状的感染者比例不断升高,从56%到70%再到76% ,这是否意味着病毒的毒性降低而传染性在增强?

 

不少科学家都表示,这次邮轮隔离是一场“失败的实验”

 

那么,为何会演变成这样?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首先,船上的隔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格,因为此前3名日本卫生官员在船上协助进行隔离核查,结果也遭感染。

 

伦敦国王学院医学专家娜塔莉·麦克德莫特向媒体披露:“很明显,隔离并没有奏效,这艘船已经成为了感染源。

 

麦克德莫特认为,尽管科学家认为新冠肺炎主要是通过飞沫传播,但不排除还有其他传播途径。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其次,船员之间并未进行隔离,也被认为是导致隔离失败的原因之一。

 

世卫组织前西太平洋地区主任尾身茂指出,船上工作人员没有像乘客一样接受隔离,他们“同吃同住,这是隔离开始后一些人感染病毒的原因”。

 

而据《纽约时报》报道,已知至少10名船员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而在被确诊前,那些被感染的船员并没有与同事分开吃饭,船员也没有自己的单独房间

 

例如:船员索纳利·塔卡(Sonali Thakkar)就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所有船员都感到害怕和紧张,“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只能待在一起,彼此之间没有隔离。”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钻石公主号船舱内部

此外,还有专家对邮轮隔离的决定本身进行了质疑,比如:麦吉尔大学病毒学家安妮·加蒂诺(Anne Gatignol)对《蒙特利尔宪报》说:“从病毒学家的角度来看,载有大量人员的邮轮更像是病毒的培养器,而不是隔离的好地方。”。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主管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也认为,“有时候疾病在一些环境中就是能更快速传播”,而发生疫情的邮轮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这艘邮轮的隔离措施得当有效,感染人数不会不断攀升

 

传染病在邮轮上有多容易蔓延?

 

传染病学者普遍认为,像在邮轮、学校、养老院、监狱等封闭式环境中的人,他们日常的密切接触的概率十分高,因此非常适合病毒滋长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但邮轮与学校、养老院的设施又有所不同,在邮轮上,大量人群长时间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一起生活,共用饮食、梳洗、洗手间等设施。而澳洲国立大学传染病学专家森纳那亚克(Sanjaya Senanayake)认为,邮轮通常搭载来自卫生程度不同国家的游客,则令传染率高的病毒更容易传播

封闭空间本身就是一个病毒培养器,而钻石公主号的游客更为这个培养器注入了新鲜的养料。

除了更适合病毒传播的空间,也有媒体采访到“钻石公主号”的船员,这些船员说:“本以为邮轮是最安全的,因为钻石公主号上多数是日本客人,他们爱卫生也有防护意识。所以国内闹肺炎的时候他也只是隔岸观火,但现在才意识到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为什么不让游客下船?

 

早前一艘名为世界梦号的邮轮在香港泊岸后,船上的乘客也被要求隔邻观察多天后才获准泊岸。另外一艘邮轮威士特丹号先后被日本、台湾、关岛和菲律宾等地拒绝靠岸,直至日前终于获柬埔寨当局准许泊岸。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威士特丹号邮轮在柬埔寨泊岸

 

而钻石公主号是一个很好的传染学样本,它证明了物理隔离在新冠病毒面前作用是有限的,目前在邮轮上的隔离方案已经饱受中外专家质疑。

 

既然如此,为何日本政府还坚持要让游客与船员在邮轮上隔离?

 

多位日本专家给出了较为一致的答案:一是日本的医疗条件不允许大规模乘客大规模下船;二是安倍政府出于政治与经济的考量和博弈做出的选择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日本医院内部

而在目前的日本医院包含诊所在内,病床数大概在16万张左右,但专门为治疗感染症类疾病所配备的病床只有不足1900张,只占总数的0.1%,且分布在全国各地,短时间内无法立即调用。

即便凑齐了床位,3000多人的隔离、看护、食宿与检疫治疗成本将会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不仅是床位问题,如今日本医院在应对新冠病毒的各项物资都普遍存在短缺。以口罩为例,不仅仅是日本老百姓买不到,即便是多家日本大型的医院的库存也只剩几千只。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日本口罩严重缺货

除了医院以外,日本政府更是难以找到可以接待超过3000名游客的隔离酒店。而日本的酒店几乎都是民营的,政府没有权力对它们进行征用。

 

更严重的是,如果日本的感染人数不断攀升。那么,世卫组织将不得不重新对日本的安全环境进行审视与评估,这在很大程度上会对日本的经济产生影响。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如期举行

一旦被世卫组织“盯上”,更大的影响是对即将举办的东京夏季奥运会。据悉,日本为筹备东京奥运会预计花费已超过250亿美元。

 

而此次奥运会是日本时隔半个世纪后再次举办大型国际活动,而举办一场成功的奥运会对安倍政府来说至关重要,他们期望借此机会让日本再创辉煌,因此绝不容许此时出现差池。

 

结语

豪华的“钻石公主号”原本是一个移动的海上梦幻城堡。然而,新冠病毒的爆发,打破了这艘船上3000多人的旅行计划。

钻石公主号事件:国家利益权衡下的产物

从2月19日起,“钻石公主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这也意味着“钻石公主号”的旅程即将结束,对上面的船员和游客来说,终于可以在陆地上生活。

而对此时的日本社会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

《历险“病毒邮轮”:钻石公主号621人感染始末》 财新网

《钻石公主号怎么了?》BBC

《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关注钻石公主号》卫报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