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传言四起

“一头怪兽,长着两只脑袋的怪兽,在街上游荡。”

“恶魔的火来了啊,太阳神庙无缘无故就烧起来了。”

“神怒了,白天怎可能有彗星?那是神的矛带着火焰呼啸而过。”

“特斯科科湖沸腾后燃烧起来了,湖边的房子都要被烧毁了。”

蒙特祖玛二世头都大了,最近阿兹特克全境人民都看到了灾变的征兆,四处都是世界末日的预言。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蒙特祖玛二世( 1480-1520 )

他不禁想起了特斯科科王子内萨瓦尔皮利说的话,“你得常警醒,你已被警告,我发现用不着几年你的城市将被洗劫一空。我们和孩子们会被虐杀,我们的附庸会被侮辱。这些事情你甭质疑。不久之后你就会看到天象,那就是对我的话的证明。”

说完这不久,内萨瓦尔皮利就与世长辞。

说到这个特斯科科王子,蒙特祖玛二世对他早有提防。当他作出诅咒时,不信邪的蒙特祖玛二世要求跟他赛球。但球戏以蒙特祖玛二世的失败而告终,不得不说,这是个坏兆头。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阿兹特克人的球赛带有宗教意义

蒙特祖玛二世对特斯科科王子的恼怒不仅是因为他口出恶言,更重要的是,特斯科科一直反对特诺奇提特兰的集权,要求保持地方独立主权。

我们今天常说的“阿兹特克”,实际上称作墨西加更为妥当,是由中南美洲三座城邦组成的联盟——特诺奇提特兰,特斯科科和特拉科潘。而蒙特祖玛二世试图加强三邦联盟的集权程度,这也引起了地方的反弹。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阿兹特克势力范围

想到这里,蒙特祖玛二世有了头绪,在他的励精图治、神武盖世的领导下,周边部落纷纷臣服,阿兹特克正迎来帝国的最好时期。

而特斯科科王子内萨瓦尔皮利死前说出的恶毒诅咒,一定是周边像特拉斯拉卡这样的部落亡我阿兹特克之心不死;还有被罢黜的其他王子们肯定也想着颠覆我蒙特祖玛二世的政权,才有了这场危机。

面对帝国四起的流言,蒙特祖玛二世果断打断众人的汇报,并下令大伙“不信谣不传谣”。 

蒙特祖玛二世底下的大臣还想提醒他一则有关“羽蛇神”的传言,但蒙特祖玛听也懒得听,便去喝玉米酒了。

造出来的“神”

“那么,你就高高兴兴地走吧,”他们说,“但请你把你所知道的技术都教给我们吧!

“你们用不着这些,你们只会破坏,嗜血和战争。除非有一天,我再从海上来时,人们才会需要它们。”羽蛇神昂然地说。——羽蛇神传说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电影《启示》西班牙人登陆场景

 “他们骑着没有角的鹿,那些鹿十分高大。他们穿着银色金属做成的衣服,他们皮肤很白,像石灰一样白。”——土著对欧洲人的早期描述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羽蛇神雕塑

现代许多学者认为阿兹特克土著人对羽蛇神的迷信是欧洲人征服美洲的重要因素。甚至有人认为如果欧洲人不像传说中的羽蛇神一样皮肤白皙,土著人是不会与欧洲人结盟的。

但分析史料后会觉得这种说法是本末倒置。

在西班牙人登陆时,特拉斯卡拉部落认为这些白人是阿兹特克的盟友,于是先下手为强,一口气就杀了十几个西班牙人。阿兹特克人在西班牙人到达特诺奇提特兰之前,就在乔卢拉进攻西班牙人。对西班牙人的偷袭就没中断过。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达特诺奇提特兰

此外,从逻辑上讲,羽蛇神在传说中只有一个。几百个白人上了岸,难不成有一群羽蛇神?

至少最开始,西班牙人并没有被当地土著当做神。与其说是愚笨的土著把西班牙人误认为神,倒不如说是基于现实需要,众多土著人有意将西班牙人往古代传说上附会。

当西班牙人哭鼻子丧脸时,先前主动攻击他们的特拉斯卡拉部落却突然化干戈为玉帛,主动成为西班牙人的盟友。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大量土著军队的加入弥补了西班牙人兵力不足的困境

这使得西班牙殖民者科尔特斯获得了数以千计的生力军。16世纪的西班牙没有能力运输上万的兵力前往新大陆,但很多时候,却不缺乏人力,甚至可以说,征服美洲的过程中,发挥作用最大的是本地土著。

一位叫做多纳·玛丽娜的玛雅女孩则是最著名的“带路党”。

因为西班牙人发现她在语言方面天赋异禀,不仅可以做翻译,而且还掌握有当地重要的情报。玛丽娜多次将当地土著的埋伏计划透漏给西班牙殖民者科尔特斯,甚至绘声绘色地讲述计划细节。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多娜·玛利亚

之后的故事耳熟能详,西班牙和土著的联军虽然经历了一系列挫折,但仍然成功地征服了美洲。

从军事角度看,人数方面,一小撮西班牙人面对的是上万的土著的“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环境方面,漂洋过海的西班牙人不具备主场优势,铁质板甲在燥热的雨林环境不适合穿戴,不少人只穿了一层软甲,而阿兹特克人的黑曜石武器劈在轻型护具上完全可以造成致命伤;论武器,西班牙人的优势不可能长期维持,这几百号人连吃食问题都不好解决,别说炼钢铁产火药了;从实践方面看,阿兹特克人并未被枪炮钢铁吓破胆,反而在“悲惨之夜”中大杀四方。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在土著盟友协助下进入阿兹特克首都的西班牙人

用疫病来解释也说不通,尽管流行病杀死了许多土著人,土著对西班牙人仍然有数量优势,西班牙人也有水土不服的问题。

而且传染病不管政治信仰,投向西班牙人一边离传染源更近。是什么使得土著人死心塌地信了“谣”,来反对本土政权?

悲惨世界

许多学者在研究殖民时代的历史时,往往会犯下一个错误,认为被征服的文明是田园牧歌式的自然文明,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恶魔式的屠夫文明。他们忘了一句老话“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埃尔南·科尔特斯(1485年—1547年12月2日),出身西班牙贵族

大航海时代西班牙航海家、军事家、探险家,阿兹特克帝国的征服者

在中美洲历史上,跨海西班牙人的主观动机自然是复杂的,有混口饭吃的水手兵痞,有虔诚的传教士,当然也有贪婪的暴发户……这就不讨论了。我们就来设身处地站在美洲土著的角度谈谈相信“西班牙人”是救世主的一百万个理由。

尽管生活在万物疯长的热带地区,中南美洲土著的生活水平却不怎么样。除了狗和呆头呆脑的火鸡外,他们没有驯化的家畜。一年上头也吃不到几口肉,平民只能靠玉米,大豆,笋瓜过活。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阿兹特克武士

然而对土著上层来说,底层的遭遇根本不值一提。阿兹特克贵族被作为活人神供奉,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为他们“996”工作。

因他们第六十六个妻子或者第八十八个小孩的生老病死而修建第一千零一座金字塔。土著人不懂劳工权益,但身体是诚实的,饿的半死的人谋反,何罪之有?

外邦人对这些中南美洲城邦的仇恨就更深了,受托尔特克人信仰的影响,中南美洲的许多城邦相信太阳随时会熄灭,因此献祭几千甚至上万人来取悦神明。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活人祭祀

在阿兹特克的“荣冠战争”下,周围部落的成员时不时的就会被捞去,在祭坛上被破腹剜心,尸体则顺着祭坛台阶滚滚而落,金字塔的底部尸体堆积如山。

科尔特斯不过是一个投机者,但就连道德水平有限的他都看不下所谓的“花之战”中土著人的屠杀。特拉斯卡拉人就经常被阿兹特克人抓去祭祀,正好这时候来了西班牙人,也难怪他们“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土著人不懂什么叫普世价值,但不是傻子,西班牙人可能谋财,但阿兹特克文明是周期性的害命!为了免于恐惧的自由而反抗,何罪之有?

阿兹特克与其说是有军队的国家,不如说是有国家的军队,帝国的基层行政单位“卡尔波利”便具有最大限度榨取人力的军事职能,孩子从小便要在社区学校接受体力劳动和军事训练。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阿兹特克上层

这种军国体制下,女子几乎没有任何地位,一个男性可以娶上十个女性,许多小老婆以及孩子都作为手艺人加工只能供王室享用的珠宝首饰。

出身于贵族家庭的多娜·玛利亚也要卖身为奴,她的多种土语就是在被买卖过程中学会的,当所在的部落决定与欧洲人结盟时,她被作为礼物送给了科尔特斯,她在历史中除了当地人对她马林切(卖国贼)这一称呼外,连名字都是西班牙人赐予她的。

一夫多妻的体制决定了许多男人注定打光棍,许多女子注定被虐待,许多孩子注定被买卖。

土著人不懂什么妇女儿童权益,但正如《古拉格群岛》所言“如果母亲把我们卖给了吉卜赛人,或者更坏些,扔给了野狗……难道依然把她当母亲吗?……难道这还是祖国吗?……为什么要以誓词同这个出卖人的制度相联系呢?”

为了被糟蹋的残酷青春而做间谍,何罪之有?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等级森严的阿兹特克家庭

至于西班牙人带来的传染病在阿兹特克肆虐时,上层为了防疫做了什么?

蒙特祖玛二世把防疫工作寄托给神明,临时增加大量的活人祭。

得了传染病后,以当年的情况,西班牙至少有毛毯,有肉食还有牧师轻言细语的祈祷。而反观土著领导一边,连人文关怀都做不到,面对处于病痛中的同胞,可能土著上层能有多远就会躲多远吧。

疫情是天灾,西班牙人并没有为盟友传播病毒的主观故意,而横征暴敛的土著君主是人祸。面对物资奇缺,尸骸枕藉的情况,抛弃救灾不力的统治者,何罪之有?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活人祭

只有在理解土著文明消极方面的情况下,才能解答小股欧洲人的入侵几乎没遇到抵抗的谜团。

当然,这并不是说所有土人都立马投向了欧洲文明。有相当多的土人选择了抵抗。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土人是选择了被欧洲人同化。从宏观上来讲,中南美洲土人对西班牙人的反抗意识并不强烈。

“我们认为以下真理天经地义,不言自明……”从人权的角度讲,墨西哥的土著文明是建立在血腥祭祀的基础上的,此类文明,面对文艺复兴时期的探险者时不被抛弃,天理不容!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梅尔吉普森拍摄的电影《启示》中的“活人祭”的场景

而从文明发展的角度讲,美洲土著文明陷于洼地,进入死胡同的文明在外力的作用下的转型也理所应当!

而从全球一体化的角度来讲,美洲的原始部落被纳入世界体系是迟早的事,流行病的传播和西班牙人的暴虐殖民(比起原始社会已经算是温和)是历史中不幸的插曲。

“卖国贼”多娜·玛利亚帮助西班牙军队征服阿兹特克后,自己也亲身参与了墨西哥社会的建设。在一年后,她为科尔特斯生下了一个儿子,1526年又为之后的丈夫生下了一个女儿。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墨西哥的人均GDP与中国不相上下

她的后代是墨西哥梅斯蒂索人(印第安黄白混血儿)的代表,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这些混血儿们建立起了一个个崭新的现代意义上的国家。

现代人对她的评价可作对当年印第安带路党的盖棺定论“多娜·玛丽娜代表了中南美洲社会内部既有的分歧,以及一个备受残酷对待的女性本身所具有的勇敢、智慧和生存技能。因为她象征性的命运,她同样也获得了墨西哥人民之母这样的身份(新全球史)”。

谣言的土壤

谣言这个词,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除了捏造的话外,还有没有公认的传说还有民间评议时政的歌谣,谚语的意思。

在英文中叫“Rumor”,事实上译作流言更符合我们日常语境。在中南美洲社会,在科尔特斯到来前,就有许多类似“羽蛇神”的传言,文章开头已一一列举。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西班牙趁势装扮成“羽蛇神”忽悠当地土著

早在1504年,特拉斯卡拉领袖玛科希克卡钦得知对方国内发生诸多恶兆后,就聚集所有可用之军,准备解放那些生活在阿兹特克恐怖暴政下的人民。

在中国,末代王朝也都会有“长虹贯日彗星袭月”等几乎一模一样的记载。

与其说是天象预兆兴亡,不如说是生活在漫漫长夜里的人对异象更为敏感,将对新世界的希望寄托在了流言蜚语中;与其说是西班牙人利用谣言对付阿兹特克,不如说土人希望有一群能使天下太平,生活富裕平和的“羽蛇神”的存在。

面对危机,阿兹特克人为何集体“造谣”?

早于西班牙人入侵,阿兹特克就记载了异常天象

对土著领导者来说,与其强调自己的意愿是神的旨意,不如回想曾经的出尔反尔;与其抨击邻邦隔岸观火,不如悔过以往的穷兵黩武;与其唾骂人民背信弃义,不如好好思考,为何失去了公信力,为何自己的制度,就是让人自信不起来呢?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健康的上层,会鼓励百家争鸣,哪怕千夫所指都能坦然自若,而病入膏肓的皇帝,会将所有流言归入谣言,但哪怕万马齐喑也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会有“羽蛇神”这样的传言出现。

这也许是从中南美土人的流言故事中得到的启发吧!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