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1939年的一天,受蒋介石排挤的冯玉祥正在重庆街头溜达。

 

这时,冯玉祥看见两个儿童在叫卖茶叶蛋,冯见孩子可怜,便主动过去问候他们。

 

冯玉祥问:“你们是哪里人啊?”孩子们回答:“河北藁城县。”

 

这个地名相信绝大多数的读者没听说过,连笔者也没听说过,但在冯玉祥听来却如雷贯耳。

这个地方正是他的老部下,著名爱国将军郝梦龄的家乡。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冯玉祥(1882年11月6日—1948年9月1日)

念及旧部,冯玉祥便问孩子们:“你们那个地方,出了一位伟大的将军,叫郝梦龄,你们认识吗。”

 

没想到,孩子们的回答,让冯玉祥震惊不已。

 

“知道,他是我们的父亲。”

 

冯玉祥连忙让孩子们领着他回家,到了孩子们的住处,冯玉祥发现他们的住处,除了一张床和一张父亲的遗像,再别无他物。

 

眼见这种场景,冯玉祥心中悲愤交加,随后,他向国民政府打了个报告,申请到了一笔钱救急,又让政府出资,才供孩子们读完了中学和大学。

 

如果我告诉大家事情原因的话,各位就会明白冯玉祥心中的感受了,郝梦龄是整个中国抗战以来,第一位牺牲的军长,少将。

 

当时正值抗战初期,日本法西斯妄想三个月内灭亡中国,此时日军发动的攻势是最猛烈的时刻,这时候奔赴前线的官兵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自己此去大概率是有去无回的。

 

而郝梦龄将军,正是无数牺牲将士当中血性最强,性格最刚的那一个。

 

 

从军之路

 

郝梦龄,字锡九,1898年2月18日出生于河北藁城庄合村。

 

年幼的时期,郝梦龄家境十分贫寒,很小的时候就帮父亲当搬运工挣钱,好不容易上了3年私塾,却因为家里贫困辍学了。

 

14岁时,郝梦龄被送到杂货店当学徒,说是学徒,老板什么都不教,只拿他当苦力,还虐待他,两年后郝梦龄实在受不了了,跑到远在东北的远房亲戚魏益三那里当大头兵。

 

1914年的中国,底层青年的出路极少,大部分选择行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不然就要饿死。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魏益三(1884年–1964年)

提起这个远房亲戚魏益三,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保定军校)首期学员,时任奉军30军军长。

 

终于有了托庇之地的郝梦龄开始展现出自己了不起的一面,一面习武的同时还在刻苦读书,这种自强不息打动了魏益三。

 

于是,魏益三把他送到了陆军军官小学读书,后来他又考入了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大名鼎鼎的叶挺、邓演达等人,都是他的同学。

 

从军校毕业之后,郝梦龄的人生像是进入了快车道,先是在奉军从连长直升到团长,后投靠冯玉祥的国民军,由于作战十分英勇,能文能武,又从旅长直接干到了军长,抱定青云之志,一路扶摇直上。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侯勇饰演的赵德汉

如果你们看过《人民的名义》,会知道开头的赵德汉(侯勇饰演的那位吃炸酱面就蒜的大贪官)有一句名言,自己贪污是因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穷怕了”。

 

两者对比一下,郝梦龄的出身又何尝不比他贫贱得多呢?

 

同样的境遇,郝梦龄展现出来的,却是无比高尚,近乎楷模般的道德情操。

 

军人楷模

 

郝梦龄不仅天生就是军人的材料,而且作为军队高级将领治军严明,如同古之名将。

 

首先,他不会让亲属在军中担任职位,立功受赏后分文不取直接分给部下。

 

不仅如此,他还十分强调军队与民众的关系,对于违纪犯民行为,决不宽纵。部队在乡间宿营,决不轻易打扰百姓,常在雨天以草秸宿营,借完了还给老百姓还回去。

 

对于自己的直系亲属,郝梦龄更是以身作则。

 

他的家人也没有因为他军长的身份而享受过任何好处,例如车不给用,自己的孩子想坐都不让。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郝梦龄(1898年2月18日—1937年10月16日)

郝梦龄将军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这是爸爸的公车,你们不能坐,想坐将来长大自己挣钱买车”,也不让购置房产,“你们把家弄得漂漂亮亮,让我贪恋小家,岂不是误了国家”。

 

妻子收了别人一副象牙麻将,郝梦龄知道之后一把火直接烧了,这个办法一次管够,从那以后妻子再也不敢受贿了。

 

其次,对于老百姓,郝梦龄又是另一幅面孔了,从没有耀武扬威过,回乡离村子十几里路他就换上便装,连随从都要换,遇到乡亲满嘴叔叔大爷兄弟姐妹,十分亲热。

 

如果不事先认识这个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那么大的官。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川军

可是你要知道,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一个军官能做到这些是极其难的,当时的军阀部队腐败不堪、战斗力低下,当时讽刺当时的军队是“双枪兵”,什么意思呢?

 

在当时军阀的部队中,别说是军长,就是连长营长这种小官都是一手火枪一手烟枪,抽大烟,逛窑子,赌钱,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这些事在郝梦龄的军队是完全绝迹的。

 

“浊世少君子”,但出淤泥而不染,不随波逐流者,方为英雄本色。

 

虽然仕途极其辉煌,但郝梦龄从不觉得光荣,相反内心十分苦闷,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军功都是内战得来,而且连年军阀混战,眼见民不聊生,这与他为国征战的理想相悖。

 

奔赴前线

 

抗战爆发前期,也正是国府“剿匪”最积极的时候,“同室操戈”让郝梦龄更为抗拒。

 

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国共握手言和,枪口一致对外,郝梦龄觉得这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两次向国府请缨,但都被驳回。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日军进入卢沟桥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郝梦龄正在去四川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的途中,当他得知消息后,立即自重庆返回在贵阳的部队,请求北上抗日。

 

郝梦龄在请战书中这样写道:

“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日寇侵占东北,人民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我们国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们应该去抗战,应该去与敌人拼。”

 

实际上,任何人都明白,呆在后方就能活着,去了前线就是送死,然而郝梦龄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疆场报国。

 

获得批准之后,他率部由贵阳北上,经过武汉与家人告别时,给儿女们留了一封信,嘱咐他走后再拆开,信中是这样说的:

“我爱你们,但是我更爱我们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他悄悄写下遗书,让孩子们日后拆阅。他写道:“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等要听母亲的调教……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

 

当时他并没想到,自己战死沙场后,他的孩子居然沦落到在街头叫卖茶叶蛋,要不是碰到自己的老上司,差点连遗族学校都没上成,救亡图存,就难独善其身,可见世道乱成什么样子。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忻口会战·中国军队防御部署要图

1937年9月底,郝梦龄率部北进,于10月1日率部到达石家庄后,归属第十四集团军司令卫立煌指挥,坚守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线的主阵地。

 

郝梦龄夜以继日奔波在前线,巡视阵地,部署兵力。

 

没想到日军火力还是太猛了,一个昼夜就把我方守军建制打散,如不缩编连战斗力都难以为继,郝梦龄不得不亲身前去第一线组织缩编,团缩成营,营缩成连。

 

缩编完毕之后,他对前线官兵以悲壮的语气训话。

“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我们一天不死,抗战任务一天不能算完。出发前,我在家里写下遗嘱,不打败日军决不生还。现在我和你们一起坚守这个阵地,决不先退。我若先退,你们不管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管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就枪毙他!”  

郝讲完后问大家:“你们大家敢陪我在此坚守阵地吗?”官兵齐声回答:“誓死坚守阵地!”

 

这就是中国军人轻身重国,视死如归的风采。

 

 

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1937年10月3日,在到达忻口前,郝梦龄在日记中写道:

 

“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如再退却,到黄河边,兵即无存,哪有官长。此谓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可见,郝梦龄将军已经抱定必死之决心,到了10月10日,在大战的前夜,郝梦龄将军写下了一封家书,所谓家书实际上是将军留给妻子的最后遗嘱。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郝将军最后遗书

家书原文是:

余自武汉出发时,留有遗嘱与诸子女等。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我即牺牲后,只要国家存在,诸子教育当然不成问题。别无所念,所念者中华民国及我们最高领袖蒋委员长。倘吾牺牲后,望汝好好孝顺吾老母及教育子女,对于兄弟姐妹等也要照拂。故余牺牲也有荣,为军人者,对国际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书与纫秋贤内助,拙夫龄字。

双十节于忻口

10月11日,忻口会战打响,日军指挥官板垣征四郎率日本第五师团,以飞机、大炮、坦克等精良武器装备,组成密集火力,疯狂向忻口阵地攻击。

 

郝梦龄亲临第一线指挥第九军顽强抗击,并多次与日军展开白刃肉搏,战况极为惨烈。10月12日,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攻破。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驰援忻口前线的骑兵部队

第九军与日军在忻口西北、南怀化东北的204高地上展开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204高地竟易手达13次之多,第九军最终占领了204高地。

 

16日凌晨,郝梦龄亲率部队分三路向日军阵地发起了攻击,连续攻克了日军占领的几个山头。

 

1937年10月16日,凌晨3时,郑廷珍率部发起进攻,遭到日军火力压制,进展缓慢。心急战况的郝梦龄亲自前往一线视察战况,他命参谋长留守军部,自带刘家麒、参谋随从以及特务连出发,于凌晨4时许抵达第五十四师所属第322团的前线阵地。

 

凌晨5时许,郝梦龄和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继续指挥国军不断向前追击溃逃的日军,他们距离日军只有200多米远。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忻口会战中央军冲向日军

在指挥突击到一段隘路时,需要通过一段20多米的小路,这段小路却被日军四挺机枪火力严密封锁,已经有四名传令兵倒在这里。

 

部下们纷劝郝军长绕路前往,郝梦龄经过判断,认为战机不可延误,高喊:“今天的战斗谁能坚持到最后五分钟,谁就胜利。”带领第54师师长刘家麒冒险前行。

 

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郝梦龄将军,毅然带头冲向敌人的掩护部队,不幸被日军机枪子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39岁。

 

结语

 

忻口守军在将军牺牲后,仍然固守阵地21天屹立不动,继续于阻击日军,直到11月3日奉命撤往太原。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武汉各界迎接将军遗骸

1937年10月24日,郝梦龄将军的灵柩由山西运到武汉,武汉各界举行公祭,国共两党均以极高的哀荣,祭奠这位伟大的爱国将军。

 

之后以国葬仪式将郝梦龄将军安葬于武昌卓刀泉。

 

为纪念郝梦龄的功勋,汉口北小路改名为郝梦龄路,如今的武汉,这条路还存在着。

 

一位中国军人的誓言:“我死国活,我活国死!”

2014年,郝梦龄将军长女93岁的郝慧英倚着“郝梦龄路”标示,缅怀父亲郝梦龄 郭良朔 摄

2015年,郝梦龄将军的女儿,时年94岁的郝慧英女士受邀参加阅兵仪式,但由于年迈体弱不得不留在家中。

 

她在电视机前收看阅兵式,沙发旁的椅子上放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而郝梦龄将军身着戎装威风凛凛的照片,就摆在老人的右手边。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