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在《圣经》中记载了一个故事:由于埃及法老不肯放以色列民以自由,上帝就通过摩西向埃及降下了十灾以示惩罚。

其中上帝降下第八灾是这样的:“摩西遵从神的吩咐向埃及伸杖,神使东风刮在地上,把蝗虫刮来了,落在埃及的四境,空前绝后的厉害,因蝗虫遍满地面,甚至地都黑暗了,吃尽了一切菜蔬和雹灾后所剩下树上的果子。

可见在先民的时代,这种灾难就给先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根据《中国救荒史》统计:秦汉时期爆发蝗灾的时间平均为8.8年一次,到了两宋时期就缩短到3.5年一次,而到了明清两代缩短到2.8年一次。

从公园前707年到1935年的2642年的时间里,我国一共发生了796次蝗灾,平均每三年就爆发一次。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19世纪,人们用人力驱赶蝗虫

来到现代,在东非国家肯尼亚的加里萨,农夫穆罕默德·马利姆(Mohamud Maalim)原本预计2020年将是丰收的一年。

不过,突如其来的蝗灾几乎完全摧毁他的农田。马利姆务农已有15年,从未见过这个现象:“有一晚,一大群蝗虫忽然到来,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应付。到了早上,这里好像变成了一片沙漠,你不能想象它曾是一片农地。

世界粮农组织在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报告了在非洲之角爆发了蝗灾。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东非的蝗灾

估计很多人对于“蝗灾”这个词已经没有印象,这是属于农耕时代的噩梦,似乎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仿佛天方夜谭,但这确实在威胁着从东非到亚洲的农民。

 

非洲人为什么不去吃蝗虫?

 

对于蝗灾很多人可能没有特殊的印象,总在问为什么蝗虫吃作物,我们不去吃蝗虫?

下面请听我一一道来。

其实,非洲人民早就发现了蝗虫非常好吃,因为蝗虫的蛋白质含量高达76%(干重),同质量下比起猪、鸡、牛等动物的蛋白质含量不知高了多少。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卖蝗虫

比如茨瓦纳的特色小吃Tinjiya,将蝗虫的后退和翅膀去掉后,放入水中煮制软烂,沥干后在过油炸到褐色,接着放入盐和干粉一起食用。乌干达人民的做法更加西方一些,将蝗虫捉住后,将蝗虫清洗干净,依旧是去除腿和翅膀,和洋葱一起放入油中煎炸,然后和咖喱一起调味食用。

不难发现非洲人和云南人一样发现了昆虫的美味,但是为什么不点亮吃货的天赋呢?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我国的蝗虫烤串

首先蝗虫会飞,它不会乖乖爬在原地让你逮住的。你的捕蝗技术再高,一天最多逮10公斤。其次,由于蝗虫因为吃农作物吃的超级快,最少两三天,最长不超过一个星期,蝗虫吃完一个地方的农作物后就跑。

而且这里得考虑到一个问题,蝗虫仅仅是蛋白质很高,而人类主要能量供应靠的是五谷杂粮(碳水化合物)。

所以,一旦蝗虫把农民的作物吃完了,哪怕你把蝗虫全逮住了,一天三顿都吃蝗虫,但是这玩意没多少脂肪,没有碳水化合物,农民根本坚持不了几天。

 

这次蝗灾为什么引起全球关注?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因为沙漠蝗虫引起人们的注意,2002年的时候非洲就爆发过一次横跨刚果、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等非洲国家的蝗灾。

最后的结果是非洲秩序的崩溃,这让索马里进入到无政府的深渊中,整个国家面对铺天蔽日的蝗虫,索马里政府无能为力导致信用破产。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索马里蝗灾

不幸中的万幸是那一次蝗灾的规模只达到祸害非洲的水平。

而这一次不一样的原因和澳大利亚的山火是一样的,它们都源于全球气候变化。

当南半球的澳大利亚面临极端干燥的同时,非洲却迎来了久违的大降雨,但这次降雨却带来了灾难。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无数的蝗虫

沙漠蝗和其它的蝗虫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其它的蝗虫是干旱后导致的聚集再到蝗灾的爆发,但是由于非洲独特的气候,旱季和非旱季的交替,沙漠蝗进化出了大旱之后遇到降雨就爆发的规律,完美适应了非洲的自然条件,而且越是极端越是爆发的厉害。

比如今年在肯尼亚等地区,去年是一个干旱灾年,但是今年出现了五十年一遇的降雨,导致大量的沙漠蝗提前孵化。

而在2020年的2月,索马里因为蝗灾就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而沙漠蝗一年可以繁殖四到五巢。而在群居的状态下,沙漠蝗的一次产卵是70颗左右。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2月1日警告:9个月后增加8000倍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2月1号的时候,粮农组织警告说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接下来的四到五周内,蝗虫的规模将是现在的500倍不止。

 

为什么中亚和南亚这些国家也有蝗灾?

 

沙漠蝗比其他蝗虫要神奇的地方在于,它们会坐飞机。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沙漠蝗虫迁徙路线图

它们可以在900米的高空(寒冷、缺氧)乘坐季风跨越海洋,而且这蝗虫还会飞,一天可以飞150到200公里,比人走路快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FOA的警告等级,绿色:平静(对庄稼没有威胁);黄:色警告(对庄稼有潜在威胁);

橘色:威胁(对庄稼有威胁); 红色:危险(对庄稼有严重威胁)

 

虽然沙漠蝗的名字里带着沙漠两个字,但它们的习性和一般蝗虫完全不一样。

它们不仅可以在沙质土壤里产卵,而且可以在半湿润的土壤产卵并且发育成虫,而从印度到泰国都是非常优良的“育种”基地。

 

为什么今年蝗灾这么大?

对于世界上的很多事物来说,事前防治好于爆发后集中力量办大事。

按世界惯例来说,发现蝗灾苗头一定要扼杀于摇篮之中。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喷洒农药

比如:在发现蝗灾苗头的时候,就开动飞机去大规模的撒地特灵(这种农药已经被欧盟禁止,但是对于非洲国家来说足够便宜好用,环境后果最近被认为可以接受)、M. anisopliae var(一种专门研发的针对蝗虫的真菌)然后就可以说按照传统的生物法(鸡鸭捕食)进行对蝗虫的扑杀。

但是今年遇到了一个不好解决的情况,沙漠蝗的爆发源头在索马里东北部的邦特兰(Puntland),而这个地区一直处在半自治状态。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索马里青年党武装成员

而邦特兰地区一直被索马里青年党所控制,由于索马里青年党害怕撒农药的飞机是轰炸机,所以灭杀蝗虫的工作一直无法获得索马里青年党的授权

而沙漠蝗乘着季风一路向东,也没有遇到可以拦截灭杀它们的力量,笔者一开始也在怀疑印度政府是否有能力阻止蝗灾蔓延。

首先是因为沙漠蝗的规模大,仅飞机和农药是否能够调配齐都是问题。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其次根据《科学》杂志消息,2018年5月,热带气旋袭击阿曼、也门和沙特阿拉伯三国间的沙漠地带,强降雨使植被迅速生长。

而今年的蝗虫正好要在也门这些地方中转一下,也门的“优越”条件无疑能够给蝗虫创造优良的生长条件。

最后根据夏季季风的规律,正好是从也门往巴基斯坦这些地方吹,见下图。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国界是人类自己划定的,但是遇到天灾倒霉是大家一起倒霉,没人可以在地球上独善其身。

 

我们需要担心这次蝗灾吗?

近期网络上传闻说“非洲和中东闹的蝗灾进入我国新疆地区的说法。”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在非洲闹得民不聊生的蝗虫的学名叫做“沙漠蝗”,在今天新疆地区的蝗虫叫“东亚飞蝗”,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沙漠蝗

东亚飞蝗是中国古代史上有经常发生的蝗灾的主角,对此我们有着非常成熟的经验,比如说在牧场专门养鸡鸭吃蝗虫,将蝗灾控制在初始阶。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东亚飞蝗

但是,鸡鸭主要吃的是没长翅的蝗蝻;其次,人工散养的鸡鸭应付日常的小范围的蝗灾还可以,对付遮天蔽日的沙漠蝗根本不堪大用。

近日中科院院士、生态和昆虫学家康乐接受采访称:“中国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上世纪初,有科学家报道在我国云南发现有沙漠蝗,但未被之后的科学家所证实。因此,沙漠蝗不会对我国形成严重威胁。”

与此同时,中国农大的石旺鹏教授认为:“因为地理阻隔,沙漠蝗迁飞到我国的风险较小……不能掉以轻心,要密切做好监测和防范工作,严阵以待。除沙漠蝗外,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意大利蝗、飞蝗和摩洛哥戟纹蝗等也蠢蠢欲动,这个地区与我国有漫长的边境线,几乎没有障碍物,蝗群迁飞进入我国的风险极大,应该引起重视。”

而根据相关的研究,非洲沙漠蝗的极限只到过尼泊尔、缅甸,但到了这里沙漠蝗就是强弩之末。

东非蝗灾:飞的过五湖四海,飞不过喜马拉

喜马拉雅山脉

所以说我们有喜马拉雅山保护,基本可以无视非洲的蝗灾。

而根据作者S.P的《“4000亿只蝗虫”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没的》一文中考证,所谓“4000亿蝗虫”的新闻在中文互联网以外根本查不到,这条引起众多网友讨论的新闻仅存在于中文媒体的报道里。

最后,“要说蝗灾这事儿吧,我觉得要重视但不必恐慌。喜马拉雅山脉真不是给你吹牛逼的,全球最高山脉。要是喜马拉雅山脉搞不定,那全球没地方搞得定。”(手动狗头)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