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入狱14年

 

2005年1月10日,山东临沂一中学女生被性侵并杀害。经调查,时年16岁的张志超,涉嫌在教学楼洗刷间强奸并杀死被害女生。

一年后,山东临沂中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张志超强奸罪成立,判处其无期徒刑。张志超不服,上诉至山东省高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尽管已经法院判决,但该案还是疑点重重。

有证据证明张志超在案发时间参加了升旗和跑操,并没有作案时间,而且张志超的询问笔录表明,其对于案发过程的供述,越早的供述越简略,越晚的供述越详细,不符合常理,对于作案工具使用、与被害人是否认识、如何购买凶器等问题的供述多存在前后矛盾。

张志超家人和律师连续十年不懈申诉之后,2017年,最高法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张志超案。

2020年1月13日,山东省高院作出判决,宣告张志超无罪。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15年的时间彻底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

 

再审法院认为:张志超案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达不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原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张志超有罪。

时隔十五年,张志超终于被还以清白。非亲身经历者,无法真正感受张志超及其家人所经历的痛苦和解脱。在法院门外,张志超母亲带着儿子向代理律师下跪致谢。

为什么“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这句话不对

人们面对此类事件喜欢说: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正义终于还是来了。”

“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实际看到的是:正义一再迟到,至于会不会缺席,又有谁能保证呢?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司法改革白皮书

 

2019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8)》白皮书。书中指出,2013年以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了重大刑事冤假错案46起,涉及94人。

这些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姓名,是一桩桩触目惊心的案件: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氏叔侄案、赵作海案、金哲红案等等,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经失去了生命,有的人付出了整个人生前途的代价,司法亮眼成绩的背后,留给人们的依然是阵阵刺骨冰凉。

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一名年轻女子遭到强奸并杀害。当晚,年仅20岁的青年呼格吉勒图最先发现尸体,并向辖区民警报案。

然而,警方认为呼格吉勒图有重大作案嫌疑并实施拘捕,同案被调查的还有他的好友闫峰。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呼格吉勒图

 

事后,闫峰回忆,审讯呼格吉勒图的房间在他隔壁,他听到隔壁传来桌椅挪动的声音,随后就是人痛苦的惨叫。

第二天凌晨,闫峰离开了公安局,第三天下午,呼格吉勒图就承认了自己是杀人凶手。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呼和浩特晚报》报道

 

1996年4月20日,《呼和浩特晚报》报道了“4.9女尸案”,报道直接称凶手为呼格吉勒图,此时呼格吉勒图还没有被起诉。

其实,公安机关的调查很不顺利,在呼格吉勒图身上,迟迟找不到确凿证据。案件唯一直接证据是呼格吉勒图指甲缝里的血迹与被害人血型相符,另有呼格吉勒图的供述。

可是血型相符并不具备唯一性,而供述的作案过程则与被害人尸检结果不符。且在多份讯问笔录中,都可以看到呼格吉勒图供述的反复以及侦查人员、检察人员主观色彩浓厚的语言。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83严打

 

但是在“严打”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从快、从重处理这起案件,即使有疑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仅仅案发之后2个月,呼格吉勒图就被判决有罪,并执行死刑。

我们不知道呼格吉勒图的家人经历了什么。仅能从媒体的报道中找到一点相关信息。据媒体报道,呼格吉勒图的父亲在等待二审裁定期间看到了儿子写的上诉理由。

他说:我不怕死,但我要死的明白,我还年轻,我还能为国家做贡献。

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枪决后,他的母亲整整哭了一夜。收尸的那天早上,母亲两腿瘫软,没法站立。她至今也无法忘却,呼格吉勒图被枪决之前扭头看她的渴望眼神。

2005年,案件似乎出现了转机。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赵志红

 

一个名叫赵志红的人自称他才是1996年“4·9女尸案”的真凶。经过多次供述,以及公安机关的测谎仪测定,正实赵志红确系真凶,呼格吉勒图是被冤枉的。

然而,却有一股力量阻挠呼格吉勒图的平反。

相关部门直到2010年都没有给出是否对此案重审的可靠回答。在此期间,多家媒体都对此案进行了报道,甚至真凶赵志红也发出了“偿命申请书”,要求为死者偿命,为冤者平反。

然而,有关方面就是不为所动,硬生生顶着压力好几年。

直到2014年11月4日,内蒙古自治区高院才决定启动再审程序,依法重审呼格吉勒图案。经审理,法院认为呼格吉勒图多次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不吻合,原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呼格父母为儿子扫墓

 

可是人已经没了。无罪宣告,也只能微小地告慰其家人,但他们这么多年来所受的伤痛,又岂是一个无罪判决所能弥补?

当张志超、呼格吉勒图、赵作海、张辉、张高平、金哲红们的冤情被昭雪之后,人们似乎看到了迟到的正义。

但谁又能保证,所有的冤假错案都能够在现在或将来被平反呢?当初又是怎样制造了这样的冤案呢?

三十多年前,掀起了一股“严打”的风暴,大量刑事案件被从严、从快处理。

甚至规定,规定对流氓罪等十几种犯罪“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上诉期限也由刑事诉讼法规定的10天缩短为3天。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因流氓罪入狱的迟志强

有人认为,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依法”,要“坚持法治”,可是当法律机器本身的目的就不是用来保护人的时候,“坚持法治”的正当性何在呢?

还有人说,虽然造成了很多冤假错案,但是坚持办案效率和从严惩处犯罪起到了震慑潜在犯罪分子的作用,长远看有利于社会治安。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三十年来犯罪现象状况、特点及规律分析》https://wenku.baidu.com/view/9a5c3b7c541810a6f524ccbff121dd36a32dc4b8.html

不过,根据《刑事政策检讨:以“严打”刑事政策为视角》一书统计,1983年严打之后,1984年、1985年的犯罪率的确下降,但1986年以后又直线上升。

2013年,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汪明亮表示,严打“之所以获得公众的支持,主要是对于公众而言,这一严厉谴责与惩罚的过程,具有在面对犯罪与不安全时抒发紧张与维持团结一体感的功能,是一种标准的’表达式正义’姿态”。

正是这种无效的“表达式正义”,摧毁了真正的正义。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该《意见》认为: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文件链接:http://www.china.com.cn/legal/2013-11/22/content_30670789.htm

 

但仅有法院的坚持还是不够的。

迟到的正义非正义

我们可以拿前一阵某为的李洪元案子举例。

在该案发生后,某学者在文章中这样说:“一些并不符合逮捕条件的案件,侦查机关往往通过采取逮捕措施震慑犯罪嫌疑人,以获取口供或追缴赃款。诚然,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侦查机关确实要面对风险,担心犯罪嫌疑人接触证人,潜逃等”。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华为251事件

但侦查机关是否也同时能够记得,每一个犯罪嫌疑人在法院宣判其有罪前都是无罪的?侦查机关绝不能因为害怕风险,就将取保候审的大门紧紧关闭。

“允许正义迟到”论,体现了这样一种逻辑:社会是时有正义,时无正义的,无正义的时期产生的恶,会有正义的时期来弥补。

然而,正是这种时有时无,让司法丧失了及时性,给当事人带来的现实损害,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

同时,司法过程也不仅仅涉及当事人,其影响力也会广播于社会。一个时期的人只可能信任一个时期的司法,从来没有人在面对当前的不公时,寄希望于未来的。

社会已经受过了非正义的损害,即使实体部分在一段时间之后得以纠正,公众对于司法出错的不信任感绝不可能就此消失,没有谁可以保证当前和未来不再是从前的翻版。

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会缺席

张志超和其母亲

我们看到,不管是张志超案,还是呼格案,都少不了他们的家人多年不懈的努力,从法律程序之外的渠道寻求正义。

他们虽然还是寄希望于法律程序,但他们明显更加信任法律之外的力量可以撼动法律。其实,他们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撼动法律,真正撼动法律的力量是什么,众所周知。

为了保障法律的正义,需要建立一种机制,让那些能够撼动法律的力量,本身就需要法律的保护。而只有能够真正建立保护人的法治,才是良治。

但如果那些能够撼动法律的力量,本身并不需要法律的保护,那么也许一时可以建立良治,却没有谁能保证永远良治。

现在让我们再来审视一下那句古老的英国名言: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它正确的翻译是:迟到的正义非正义!

 (完)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